武痴棠郎

text: 楊英偉

聽歐錦棠的學武過程,猶如看一本武俠小説,主角雖身體瘦弱,但一心求武,更屢遇奇人,集百家所長,最終神功大成,折服群雄。

今天見到的阿棠高大威猛,但其實他自小體弱多病、氣促哮喘,正式孱仔一名。不過,一套電影《唐山大兄》成為了他命運的轉捩點,自此以後,戀上功夫,碰巧他的三哥正在籌錢買沙包,阿棠便以撲滿金錢換取三哥的泰拳絕技,但卻因錯誤吸氣,谷風入肚,換來看醫生吃藥丸排肚風的下場。走火入魔後,母親下令不准再練。不許明操,大可偷練,阿棠買了雙節棍及輕功腳套,母親一不在家,即大練特練,幾年功力累積下來,體質漸見好轉,終大膽地向母親表白學武之志,母親終允許阿棠跟一伙計往灣仔街坊福利會的跆拳道班上課。韓國師傅郭在榮見阿棠求武心切,加上是一塊學武材料,便大力栽培。兩三年間考獲黃、綠、藍及啡帶,最後凴毅力努力取得黑帶一段,榮升助教,在海軍會所教授居港外籍青少年。這時,阿棠的年紀只是十六嵗。

高人破例 收納為徒

小說主角初學有成後,總是闖蕩江湖,屢有奇遇,我們的主角亦不例外。沉迷武術不一定是狂練功夫,原來可以博覽百家,阿棠見《新武俠雜誌》招請兼職記者,二話不說,飛身應徵,社長見其熱誠可嘉,亦即刻聘請。

自此,阿棠得以觀摩大小擂台比賽,拜訪不同派別師傅,真的與小說情節一模一樣。機緣巧合,盡覽各派秘笈,武功亦進步神速,一日千里。劇情至此,名師高人之流應該要出場了。一日閒來無事,阿棠在雜誌社踢沙包練腳功,社長歸來看了幾看,滿以為必賺到一兩句讚賞,但估不到竟換來一句「光有力、沒勁道」的評語。說罷後電光火石間社長連踢幾腳,當中的快、勁、準都是阿棠從未見過的,驚魂甫定後,社長早已在辦公室細閱稿件。

幾天下來,阿棠的腦海都一直空白着,但社長幾腳卻不停出現。回雜誌社打聽下,方知社長原是趙家太祖拳傳人趙從武,亦即是歷史上宋太祖趙匡胤的後人。得此良機,即拜師學藝,但無奈此技只傳本姓,遭社長拒絕,阿棠再三苦求下,社長破例,收納為徒,武學水平又是另一境界。

小說結局,不是武林大會,就是華山論劍,這個故事也不例外。但大家都知道歐錦棠這十來二十年都在電視圈中渡過,莫說比武,根本連練習的時間也欠奉。十年磨劍、只爭朝夕,阿棠何嘗不深明箇中道理呢?

大半生浸淫在武術汪洋中,只在中五身體狀態最差的情況下打過一次比賽,一生似乎對武術欠缺了一個交待,對自己欠缺了一次實踐,終於在一年前做了一個「驚天動地」的決定——參加零八年全接觸空手道重量級比賽。

擂台比賽 圓武者夢

全接觸空手道是較新的技擊運動,打法自由,較少限制,更不需配戴任何護具,可說是新鮮刺激,亦可說是危險可怕。決定參賽後,阿棠定下一年「苦肉計」,除苦練體能外,亦狂操武技,務求以最巔峰狀態應戰。

這一廂,操練未停;那一邊,禱告不住,妻子得悉後,為愛郎祈禱;「棠郎」亦答應必會好好守護身體。

狀態回勇,愛妻支持,本有勝算,但料不到賽前一夜通宵在零下三十多度的雪房內趕拍《同事三分親》劇集,徹夜未眠。翌日在極疲的情況下抖擻精神,出戰第一回合,對手是上屆冠軍,不消兩招,一腳將阿棠踢到飛離幾丈。無望下再戰第二回合,竟漸有起色,拉成均勢。經第三回合,真的是遇強愈強,將對手打敗。進入半準決賽後,阿棠面對另一對手,更將對方擊倒。到了決賽,沉著應戰,最後以點數優勢勝出,半生武者夢,台上終能圓。

有人以為功夫只是操練身體,但精神、意志、不言敗才是操練的核心,武者其實就是堅持者。

-- 以上內容來自2008年10月 生命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