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有沒有最終回?

歐錦棠與萬斯敏成婚於香港回歸時,婚後因合作搞話劇團鬧大交幾乎離婚,十多年來雙方避忌同台,現在竟合組劇團,創團作又演夫妻分離,唔信邪? 當然,二人先後信主,對彼此關係有信心。夫婦演夫婦素來得意,他們演婚姻起跌尤其吸引觀眾。一月首演叫好叫座,下周再度與觀眾見面。

text/ 麥慰宗 photo/ Pow edit/ Lucas art/ One

這台獨幕劇翻譯自Dmian Trasler的原著,全劇四個角色,包括一對夫妻和丈夫的兩位男性好友。阿棠覺得戲的衝突不夠,也想展示多一點其他男性對婚姻的觀點,於是加了幾場戲。阿棠說:「我加的東西你話沒有我們自己的故事就假,是不是確實發生過? 未必,亦可能更嚴重。但我加的時候好快寫好,排戲時感覺好出。」會不會檢視到現實中的關係? 他馬上說:「不會。如果我們搞不好自己,戲上不了台。我可以誇口,我們搞妥了關係才做到這個戲。」吓? 只想請他們分享戲對應人生的所思所感,無意八卦二人現時關係,況且他們經歷的考驗在教會見證和個人網誌都讀到。

無彎轉,才是開始

萬斯敏(Phyllis)這時補充:「過去我們不肯一起合作,因為清楚彼此的性格,對戲劇和藝術的執著。我們搞好了關係之後決定組成劇團,剛好踫到這個劇本,主題都是我們熟悉的。我們拿來演,很想幫到人,祝福到情侶和夫妻的關係。」有些觀眾上次看完今次再買票,準備帶另一半來看。他們收到一封致謝信,有女觀眾表示看完與男友關係改善了。

《再見別離時》圍繞一對關係去到沒轉彎餘地的夫妻,由女方主動勾起男方攤開事情,來個清楚明白,於是劇中人由初相識開始回憶,發現很多事情其實可以有不一樣的處理。

失控,在最後一場

歐生歐太同樣喜愛最後一場,由於關乎結局,二人要賣關子。講排戲最深刻,Phyllis說起排吵架戲,「那場戲他叫我一開始就要爆,我覺得不應這樣,如果一開始就爆,怎可以爆很久。但他是導演,要我試一次。我真去試,由頭到尾都爆晒,結果失控,排完喊晒,把聲坼晒,好辛苦。一來是情緒控制,二來是演和導討價還價,大家怎磨合,戲正是說這點。」阿棠低聲解畫導演有時要的是整體氣氛,並說後來沒用這演法。但她哭得很激烈? 阿棠高聲說:「演員自己識調節。」波抛到鄰座,萬斯敏說:「自己出去喊完一輪再入來。」又說「我們角色不同,他是導演我是監製,後台人員覺得我們好得意,一時好火,轉頭沒事。」

離開,不是為了回來

出一出去就沒事! 歐太先後出走北京和英國,是否兩人關係轉捩點? Phyllis衷心地說:「我覺得婚姻關係因為問題而出走一定死梗,因為感情會淡,外面又自由。我們本已決定分開,關係淡了,因為我們的宗教信仰,神安排我們再一起,不是每個人可以(出走後復合)。」

-- 2011年9月22日 U Magazine, Issue 305, Life, p038-0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