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到的歐錦棠

text Jeffsz photo 劉永發 design M:ch

歐錦棠有兩大人生樂趣,分別是武術和戲劇。習了二十年「趙家太祖拳」的他說,武術能令精神與身心得以昇華,講求實戰攻守兼備的太祖拳,拳意直接影響了歐錦棠的人生哲學。武術是他精神生活上的攻勢,戲劇卻是守住他飯碗的一招,亦是他了解自己、了解人生的內功。隨着每一次的演出,他的內功亦逐次遞增,讓他得以在漫長的人生中找到活着的意義。

戲劇伴我成長

戲劇,對於歐錦棠來說,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興趣。在每次角色演繹的過程當中,他對自己的了解亦同時加深。這份興趣的培養,歐錦棠說完全歸功於他的媽媽。「從小我媽媽就帶我去看大戲,家裏亦經常播放戲曲,那時,我已經開始跟着唱。到求學時期,我差不多每星期也去看一齣電影,對戲劇這份興趣,也應該是這時候萌生的。」除了做演員,歐錦棠亦喜歡參與幕後製作,包括編劇和導演的工作。在未加入娛樂圈前,他在校內也經常籌組舞台劇,這些經驗讓他對戲劇的興趣逐漸濃厚,從而引發他在1997年自資開拍並編、導、演電影《1959某日某》,及1998年的舞台劇《情咬新郎哥》。

舞台給我更大滿足

從電視媒介走進舞台空間,是歐錦棠在一次工作中認識了麥秋老師,然後被對方誠邀參與演出。在兩種不同的媒介中,同樣做着演員的工作,歐錦棠自言較為歡喜舞台演出那份滿足感。「在舞台空間裏面,不會有鏡頭、剪接去配合你,但你要讓觀眾去注意你;而最重要的是舞台劇有足夠的時間讓你揣摩角色,這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另外,舞台演出時演員要兼顧更多的細節,包括語調的運用及舞台上的走位,在現場演出裏面更加不可能有NG。所以,每次演出也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去應付突發的事情。這是一種對自己的挑戰。」

從看不到到看得到

在今次劇場空間的最新作品《看不到的故事》裏,歐錦棠飾演一位失明婦人的丈夫,他為了讓身邊的太太重見光明,便遍尋名醫為她醫治,最後,太太終於回復視力,但她所看到的與自己所想象的,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歐錦棠說:「有時看到的卻未必是你所想象的,劇裏失明了四十年的婦人,她過往對事物的認知全憑嗅覺和觸覺,但當她被丈夫安排接收手術並恢復了視力後,她對世界的睇法、對過往的生活習慣完全改變過來,她要重新去面對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故事的訊息就是說,失明婦人將要從一個新角度去面對一種新生活,這個改變就像是一次人生考驗,好或不好完全沒有人會知道。第二個層面就是,失明婦人始終是自己的決策者,她是不是應該考慮自己能否面對光明呢? 而不是單方面聽從丈夫的意思。其實人是應該掌握自己的命運,而不是道聽途說受人影響,這樣只會迷失了自己。」

-- 以上內容來自2002年9月24日 TVB周刊-279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