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錦棠夫妻檔 別離又再見

歐錦棠和萬斯敏,去年以夫妻檔名義成立劇團劇道場,千挑万選,首個舞台作品竟是離婚「開場」的《再見別離時》,筆者暗忖「唔老黎」。「其實已『唔老黎』了很久。」他們毫不介意分享兩人關係,曾經出現暗湧的經驗,仿佛為《再見別離時》,注入濃濃的情懷,台上台下,相信將會感覺深刻。

文:林清風  圖:蔡建新、星島圖片庫

《再見別離時》改編自Damian Trasler的《A Time for Farewells》,戲劇開首,兩主角便宣告離婚,女的灑脫,男的千萬個不願意,及後穿插不同時空倒敍故事,從兩人邂逅、熱戀、結婚,到最後關係破裂,娓娓道來,乍聽之下,頗有法國鬼才導演法蘭索瓦奧桑電影《5x2》的味道。

歐錦棠說:「每一對情侶,如果不喜歡對方,就不會拍拖、結婚,為甚麽卻離異收場? 為甚麽回不到當初的甜蜜溫馨? 這個猶如『過山車』的故事,把許多人生細節反映出來。」萬斯敏也發現,身邊有許多人都是這樣子。「明明很愛對方,但一旦相處,就是合不來。」歐錦棠指該劇結構有趣,結局尤其出人意表,難怪一年前甫聽見劇本,便立即被吸引住了。

祝福天下有情人

歐錦棠和萬斯敏結婚十三年,由相戀到婚姻生活的戲段,自然難不到他們,不過,就連關係破裂,他們也有許多故事要說。話說兩人婚後不久,終於首次在一齣舞台劇合作,劇名叫做《情咬新郎哥》,主辦的劇團就是萬斯敏當時所屬的荃青劇社,由歐錦棠撰寫劇本、導演,交由太太和她的業餘團員參演。

「最後,該劇成績很好,但卻成了我們婚姻出現問題的導火綫。」原來在這段合作無間的時期,暴露了兩人在性格上的種種不合,產生許多不咬弦,甚至衝突的地方,鬧得相當不愉快。「我的脾氣暴躁、對藝術的執著、不近人情……叫斯敏難以忍受。」及後,他們公開宣佈離婚,現在關係雨過天青,歐錦棠指因為宗教信仰的理由,讓兩夫妻重新走在一起,但看見二人的眼神,充分流露默契、親密和信任的神采,相信他們早已習得夫妻恩愛之道。「關係跟從前完全不同了,這一、兩年來幾乎完全沒有吵過嘴,之前我們也合作演出不少福音劇,所以這次很有信心能夠演出成功。」萬斯敏說時,言辭堅定。

經歷了夫婦之間高低起跌的關係,歐錦棠當初拍板演繹《再見別離時》,就是因為看後有共鳴。「早前,我們邀請朋友觀賞綵排,他們均異口同聲,表示有某些情節,很像我們的過往經歷。」雖然訴說別離,但該劇並不沉重,最初那段分手戲,歐錦棠索性把它稱之為「一對怨偶在吵架」。「如果說《再見別離時》是一齣喜劇,也絕不為過。」多少緣來緣去,夫妻要挽手至海枯石爛,從來不是輕易的事,萬斯敏希望這套戲劇,能夠祝福天下間的有情人,白頭到老。

沒有發生的愛情

劇道場於去年成立,為了自家製作,熱愛演戲的歐錦棠和萬斯敏,興致勃勃,使命感湧現,雙雙身兼《再見別離時》主要職務。他們不僅主演該劇,歐錦棠還扛起導演和改編重任,為了加深人物之間的關係,他還把一小時的原著,增加至一個半小時。萬斯敏則進行監製和翻譯工作,就連宣傳、聯絡傳媒也親力親為,可見他們的創作之火正燒得熾烈。「本來想找黃真真出任導演,但她要拍戲,時間遷就不了,我便頂上吧!」不過,歐錦棠已不是第一次執起導演筒,由他導演一個發乎情的故事,或許是最適合的人選。

談到該劇團往後路向,歐錦棠坦言邊走邊看,但會嘗試注入日本文學元素。熱愛武術的他,已計劃把吉川英治的《宮本武藏》,帶到本地舞台。「不同其他武士道作品那麽強調死的凄美,《宮本武藏》表達了仁義的道德價值,其武打場面,就連金庸也讚口不絕!」不說不知,原來歐錦棠也有沉迷日本文學的時候,好像川端康成、夏目漱石、松本清張,都是他的心愛作家,其中,川端康成的《伊豆舞孃》便叫他着迷。「這部小說告訴讀者:沒有發生的愛情,是何等的刻骨銘心。」不過,看見坐在他身邊默然不語,只溫柔地充當聆聽者的美麗太太,愛情,還是有發生才叫完美。難怪他們,別離又再見。

-- 以上內容來自2011年1月6日 星島日報 副刊 E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