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錦棠得意還記失意時

「我的英文名是Stephen,在航空公司工作時,同事都叫我英文名,當轉到演藝圈發展後,大家就叫我亞棠。」曾任航空公司票務部職員的歐錦棠,毅然轉工,所以他很懷念打呔穿制服的日子。在亞視的八年多歲月,轉到無綫工作,再一次轉變使他有更多體會:「當別人看你的得與失是怎樣時,最清楚還是自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真的,自己的感受比誰都清楚。」

有一天,他與姊姊排排坐看電視時,當年的配音劇《Mission Impossible》有一位黑人演員,有型有格,智慧非常,每次看到那演員出現他都開心不已,姊姊多次看準結尾的演員表,知道那人叫Stephen,於是就為弟弟起了這英文名。他開心自己有此洋名,更希望自己有一天會像對方一樣智勇雙全。但是,他的中文名才是廣為人知的名字。一個並不是平地一聲雷的藝人,提到經歷,他說:「我曾在19區歌唱比賽中,被監製安排做一個時鐘和做一支咪高峰。到時到候跑出來報時,說幾句開場白,便跑回後台,然後等收工了。」當時他正面對公司人事及行政上的改變,曾任主持,當過主角的人,一下子要面對巨大的衝擊,他默默地對自己說:「做,做,那是我的工作,怎也要做得好好睇睇。」曾在《下午茶》當出色的主持人,剛入亞視便當上劇集《Q表姐》、《傲劍至尊》男主角的他,一下子被不是預計的洪流撞到七零八落,Stephen依然樂觀地去面對,一直沒有放棄過。

誰不希望出人頭地

在一次到日本旅行時,他到迪士尼樂園走走,見到穿上重重疊疊戲服的工作人員,在高溫的下午,隨着花車巡遊不斷地向在場觀眾揮手,微笑,飛吻,傾力地演繹童話世界裏的每一個角色,Stephen與他們有眼神接觸,他感到那一大群演出者無一不是傾情地演着。「我那刻是深深被感動了,他們的名字是甚麼? 他們又有幾多人會被觀眾記着? 他們的收入又有幾多? 但是,他們真的全情投入,他們對觀眾發出的微笑,吶喊聲,是深深記着的。」幾多站在台上的藝人,他們抱着理想地去工作,自得其樂,賺取生活費之外,坦白一點地說,誰個不多不少也希望有出人頭地的一天呢,這是人之常情。

難忘英國街頭賣武

率性的歐錦棠現已學會用微笑、點頭來回答一些既不想說的大話,及不想回答的問題。「說真的,我也靜下來好好想過、檢討過,事實上,我眼看不對的事情,就會說出來,言多必失,別人就有機可乘,或曾經因此而受傷過。」他婉轉地說。記憶所及,他曾坦然地發表自己對工作上的感受和立場,卻惹來不必要的煩惱:「任何工作上的合作是要協調,你對別人有不滿,與此同時別人也會對你不滿,大個仔了,都是少說多做好,況且工作就是工作,毋須迫使自己的情緒起伏那麼激動。」

醉心演出舞台劇

當他還未正式加盟無綫的空檔期,以自由身到有線電視工作,到內地拍劇集,而一直熱愛舞台演出、懂得寫劇本的他,就決定坐言起行,參與演出,在《》、《大刀王五》,及由他親自編寫劇本《細鳳》等等的演出都大獲好評,在《夢斷維港》裏排練長達四、五個月,他毅然推掉登台拍劇的賺錢機會,只有一個原因:「因為導演、排舞老師說,眾演員不能缺席,不能遲到早退,大家要投入地去演去跳去唱,那麼我便劃出時間表去配合,我希望專注地去演。」果然,劇評都是充滿鼓勵和讚賞。

「那是全體演員和幕後工作人員所結合的力量所至,大家在排練中不斷磨練、鑽研、務求完美,齊心就事成囉。」每場演出,歐錦棠準時到場作熱身,當看到劇院燈光轉暗時,他就算重演同一角色,每當踏出虎道門那一刻仍有新人的感覺:「我不是科班出身,也不是曾在學院進修過的人,而是電視藝員,有些演繹方式要改變,也要吸收一些新的技巧,每一次演出舞台劇,都給我有更新的感覺。」

向前行不斷學習

在正式踏入無綫工作的那一天起,他就抱着如在演出舞台劇一樣的心情去工作,而一直沒有變改的就是投入與專注。記得年多前的《世紀巨星李小龍》節目裏,他是以嘉賓身分出現,他說:「累積的經驗是有一點點,但仍然要向前行,不斷學習,這是Fact(事實),而不是Fate(命運),今天我常常想到得意還思失意時,人生路途中的高與低都是必然有的,重要的就是懂得珍惜和面對。」曾在英國街頭擺地攤打功夫賺過零用錢的歐錦棠,說着當時的生活體驗:「我記得只是賺了不夠10英鎊,但已經很開心,因為真的有人圍着看,我好開心呀! 」

後記

熱愛運動、拳技了得的歐錦棠,一有空就跑回位於葵涌區的武館與師兄弟打餐死,出身汗,然後AA制去食飯,他說:「不論是泰拳、跆拳道、空手道,我都鍾意,而大家在切磋之後都分享心得。靜下來的時候,我又會寫吓嘢,《細鳳》的劇本就是在英國探老婆萬斯敏時,坐在家中埋頭專注去寫的成果。」一個可以拳拳到肉的男人,卻又感性非常。努力過後,他內心仍然渴望一份認同與分享。

<撰文>陳圖安 <攝影>鄭家駿

-- 以上内容來自2004年9月12日 成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