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本武藏》: 歐錦棠的心靈妙藥

歐錦棠認為,除卻一些散文集或衛斯理的小說可以租借閲讀,其餘小說都應該買下來,因為自己擁有的話,就可以隨時隨地翻閲。

的確,若非這緣故,歐錦棠亦不能把看過四遍的《宮本武藏》介紹給大家。

這本《宮本武藏》,原著是吉川英治,後被台灣翻譯成中文。內容以傳記形式,寫活了歷史人物宮本武藏少年時經過不斷的比武磨練,以提升他在劍道上的修為。

中學時期,歐錦棠在大會堂圖書館借書時,首次接觸有關宮本武藏生平事跡,後來開始愛上了日本文化,連日本漫畫或厚厚的書冊都借閲,更覺得吉川英治寫宮本武藏的水準最好,於是在一九八三年托朋友到台灣買這部中譯本。

「其實論文筆及出發點都各有特色,但相比之下,吉川英治則較全面,除了可作消閒讀物外,內容亦帶有教育意味,而且亦覺得筆法與內容較近似中國作家。」歐錦棠道出他喜愛此書的最大原因。

他發現眾多日本作家之中,不論男女都有侵略的野心傾向,唯獨吉川英治則是遏制野性思想。他借宮本武藏真有其人的事跡,透過劍術來勸諭世人,要有憐憫眾生的性格,這種極具社會性及教育意義的內容,在日本作家中甚為罕見。所以,歐錦棠在看書之時也抄下部分精要,好作日後借鏡。

「其實我對很多日本小說都很鍾愛,如《點與線》等精確的推理小說,常會令人投入地跟住線索去判斷兇手,不過這類書籍看罷便算,不似得《宮本武藏》令人揮之不去。」

「這本書雖然很厚,但在我情緒低落時又可以平復心情。總言之我覺得書中的人物、結構、角色的分配,以及借用人物反映現實的手法不單齊備,而且故事性亦非常圓滿。雖然同樣是武俠小說,但我認為此書的水準比金庸小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歐錦棠承認醉心劍術也是受《宮本武藏》影響。一向習武的他,亦因為這書而深入研究有關劍術的背景歷史,以及宮本的生平。他認為宮本武藏是個劍術天才,又能自創劍術但沒有人可以學得到他的精粹,情況就近似李小龍。歐錦棠慨嘆生不逢時,白白錯失了許多早已失傳的功夫。

孤獨蛀書蟲

歐錦棠因為與哥哥姐姐的年齡相距甚遠,加上家人根本無暇照料他,故此,他早已習慣獨自一人找尋娛樂,看書就是從「悶」中作樂的方法。

小小年紀的他已開始翻閲哥哥的書本,他又懂得向家人要錢買書,他第一本選購的書就是《水滸傳》。當時他正值小學三年級。

「說也奇怪,當時年紀小小,但已經看得明白,只是感受不深。」

歐錦棠所指「看得明白」,其實他只知道《水滸傳》內有武松打虎一類故事,對於每個人物的內心世界卻完全不明所以。

不過歐錦棠也因為看《水滸傳》而出過一個小風頭。

「記得當時課本有教《水滸傳》,堂上老師突然問及有關『魯提轄拳打鎮關西』中花和尚魯志智深的行俠仗義的故事。因為我曾看過,可以解答到老師的提問。」

歐錦棠自幼就很鍾意看書,但他一定要『坐定定』才可以最佳心情閲讀書本,至於所看的種類,範圍就非常廣泛,如《古代文明之謎》一類UFO書籍、《讀者文摘》、《老夫子》、《兒童樂園》、《小流氓》等。

不過,他兒時看書有一個堅持,就是「鬼古」必定要外國翻譯,因為意識形態與層次,會較中國鬼古更勝一籌。


-- 以上内容來自1995年9月24日 東方新地 第229期 新地書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