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視影劇四棲 抓銀實踐承諾 歐錦棠十分鐘賺數萬

與歐錦棠閒聊起來,發現他的鼻音頗重,頻頻咳嗽,備受感冒纏身。「已經數星期了,看過醫生吃了藥,還不濟事。」阿棠估計是近期工作忙碌,休息不足,積勞成疾。

他說:「工作接踵而來,差不多隔天便有人call我『秘撈』。」難怪阿棠財多身子弱咯。

請阿棠披露一下手上的工作計劃,他細數:「有私人騷、電台節目、電影和舞台劇等等。」他做司儀淡定之餘,也擅搞氣氛,私人騷爭相找阿棠坐鎮。「短短兩星期,我已接了十個騷。我只是問人家要什麽檔期,度不到期也免得進一步談價錢。」被爭得炙手可熱,阿棠可有乘機坐地起價?「現在市道不好,我但求維持雙方良好合作關係,繼續有往來,所以仍沿用舊價。」長達兩小時的私人派對,阿棠的主持工作非常有彈性,「有時十數分鐘便搞掂。」一個騷為他帶來數萬元進帳,十個騷收入數十萬,收入如此可觀,無怪乎阿棠一於密食當三番。

阿棠在新城主持《香蕉俱樂部》,反應良好,已情商他添食,多主持一個晚間的節目。瘦田耕開果然有人爭,他透露港台亦斟介他過檔客串做節目,一切詳情,有待商議。

繼視播兩棲後,電影有合適的角色,阿棠也希望嘗試。周星馳執導的《食神》,他亦榜上有名,約有六組戲,對比同場的大卡士,阿棠謙稱:「我是新丁一名,演出經驗膚淺。」所以,他說身價平平,怎也不肯透露。另外,年底又再有一部電影參與演出,條件已談攏,落實後始公佈。

至於十月中旬公演十四場的舞台劇《虎度門》,阿棠笑謂這工作的付出和收入成反比,「薪酬最奀,約五位數字吧。不過,它卻可以讓我過足戯癮,這絕非金錢可以換來。」舞台劇有別其他演出工作,需要較多排練,期間騰不出空閒兼顧其他工作,比較困身,為此,阿棠特別向亞視告了半個月大假,專心投入演出。以現時他爆騷的工作,每次出境都是額外收入,告假這段期間,阿棠粗略計算:「最少損失達六位數字。」一想到見財化水,相差達十倍之多,他便牙痛咁聲。

免費經理人

轉眼間女友萬斯敏負笈北京差不多一個月,不用分身分心照顧伊人,阿棠不是更能爭分奪秒抓銀去? 他感慨地說:「我寧可她留在香港。」為什麽?「斯敏的心思縝密,有她在身邊,協助度期,我便可免傷神。她接我做,分工合作,更能事半功倍。」近一、兩年,阿棠的知名度提升,洽談工作的責任,順理成章交賢內助斯敏處理。瞬時間,阿棠同時兼顧裏外,他說實在有點不慣,也再次教他感到斯敏這位免費經理人的重要性。

綜合阿棠排列緊密的期表,可謂賺個盆滿缽滿? 問他是否覺得大豐收? 阿棠說:「豐收? 未是時候,我覺得現階段只是收割期,得個忙字,還要不停播種,否則手停口停。」幸好本年阿棠跟亞視藝員約已滿,回復自由身,不怕辛苦以後被抽佣。他如斯勤力,原來希望完成一個目標,「儘快儲足一筆餘錢,以便實現我向斯敏的承諾,明年婚後我與她環游世界,度足一個月的蜜月。」對於李樹佳欠債失蹤,阿棠預計屆時他恐怕會爽約,不會出任伴郎,惋惜之餘,可有找後備人選? 他答:「或許只要伴娘,伴郎的位置就讓它懸空吧,有強大的兄弟團陪伴我去接新娘,同樣sure win。」

賺錢之餘,阿棠不忘為理想進取。他主動向本刊記者透露:「我已組妥班底,拍攝實驗電影,參加明年的『自主錄像比賽』。」阿棠身兼編導演三職,已經挑選了一個真人真事作藍本,並度好劇本。為了把成本減至最低,阿棠幕前幕後的分工全打朋友主意,被他拍膊頭的演員有什麽卡士?「有黎思嘉、李小惠、李潤祺和杜汶澤等人,全是我在亞視認識的老友記。」朋友義助,阿棠盡量遷度各人檔期,「全外景製作,省卻一筆廠景費用,如果天公造美的話,預計四天內完成。」斥資若干? 阿棠說:「最大支出是租賃器材,希望四千元可以埋單。」其實,阿棠早年亦參加過這個比賽,礙於當時經驗不足,鎩羽而歸,累積了一次失敗的經驗,間接加強了他的信心。

-- 以上內容來自1996年9月29日 明報周刊第1457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