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英雄基本法

Text CHI Photo Walter Chung Art Direction Jerry Hui/ Walter Chung

中國有千秋萬世英雄如岳飛,西方的英雄可能是馬丁路德金,黑澤明、吳宇森、張藝謀等在電影中分別塑造了不同的英雄形象。英雄可能是民族主義的一種,無數崇拜者可能置身於其中而不自知。

訪問歐錦棠(Stephen),就是因為他是懂武術的李小龍狂熱份子,而他,是著迷現實中的李小龍,而不是塑造的氛圍,有時清醒與造夢之間,就只差一線。

創造武功傳奇

珍藏偶像的東西,成為每一個影迷或歌迷的必然之舉,Stephen也不例外,他曾開設小龍舘,與大眾分享私人收藏,70年代的舊雜誌、李小龍的文字作品及影像等等。但此時的他心態轉變了,相對於物質的迷戀,現在選擇游走於演藝之中,自主了錄像《1959某日某》及導演了紀錄片《李小龍之道》,但不變得是他對李小龍的那份熱情。「你可從功夫電影中初步認識李小龍,他是一個武術的革命家,武功集各家之大成。在《龍爭虎鬥》開場時,他與洪金寳在郊外打摔角,他們赤膊上身,穿黑色三角褲、護腳、怪誕的露指拳套及扣上關節鎖……那裝扮一點也不酷,現在看來卻發現那正是現今風行全世界,最接近真實的終極格鬥方法,叫綜合格鬥技或無限制格鬥,形式及裝備也相似。」

有血有肉的偶像

年青人崇拜偶像,多出於盲目的熱情,年紀愈大,看偶像也更透徹入心恍如醇酒。Stephen現在會從李小龍的親友筆下,窺探偶像生前的點滴;看功夫電影作品時,也會注意其背後訊息,令他對於偶像的看法更全面。「他毫不簡單,會為自己訂下的目標艱苦實幹,縱使環境如何不許可,當時在香港或甚至在歧視華人的美國發展時每每遇上挫折,也不曾有怨言,最後紅遍荷里活,甚至成為一個icon,畢竟他未成功前已令人信服。」有些人不分就裡,將李小龍無限神化,其實他只是一個對工作充滿熱誠的普通人,排除環境及自身的種種障礙,創造人生的傳奇及永恒的哲學,Stephen眼中的李小龍是比較人性化一點的超級偶像。

影子決定論

世界各地都遍佈李小龍的支持者,簡直可以組織軍隊,有人定時朝拜他,有人組織了李小龍會,有定期活動。Stephen口中雖說人生不盡受李小龍影響,但他的影子卻潛移在Stephen心底裡。「小時候,我知道李小龍喜歡發白日夢,說只要堅持便能成真,這句話總印在腦海中,後來考入藝員訓練班,天花亂墜的白日夢對演戲甚有幫助。我也愛看外國的電影,早早便認識了西方的冒險文化,因為李小龍也會確切地實踐每個人生的冒險,我在每一個年齡會做不同的事,卻不會走得太遠,每一步只高少許。人生不同的冒險,就是發掘世界方法。經歷愈多,愈是不用害怕,更應去嘗試,給自己更多空間。」這種人格的潛移默化,比起儲閃卡,層次更高。

我最欣賞的英雄

對英雄的定義,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投射對象,可能是無私的,亦可能有一種對抗生活環境的素質及堅持,彰顯出人類的高尚情操,如德蘭修女,便為不幸的人作出了無私的奉獻,令我非常佩服。英雄總能夠影響後世,或有修身的作用。我曾聽說李小龍很尊敬社會的勞動階層,對片場小工也很有禮貌,這一點亦很值得我們學習。

歐錦棠crossover李小龍

《1959某日某》——是1999年的自主錄像作品,花了三年時間籌備,向李小龍致敬的同時,也獲得了一眾好評。李小龍離開香港到美國前的一天,是臭飛一名,當時品格及成績都不好,奮發前的這個身份,Stephen說戯中的角色可能誇張化了一點,但想表達的訊息是任何人都有second chance,只要想,便可以改善自己,人是可以改變命運的。

「小龍舘」——於2000年油痲地,以個人名義開設的全港首間李小龍展覽館,私人珍藏免費公開讓遊人參觀。同年創辦武術雜誌《新格鬥》,擔任社長一職。小龍舘維持了一年,後來因為資金問題最終結束,Stephen說不會後悔,因為他結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人,達成了一己的願望,當時還有旅行團及一些外國遊客到訪參觀,社會也有迴響。

音樂劇《細鳳》——於2003年編寫兼演細鳳一角。Stephen謙稱只是借李小龍的乳名飾演,從來未演過真正的李小龍,期待中央電視台開拍由陳國坤扮演的《李小龍傳》會是一個好製作,並已投放大量資源加上法律上已正式向李小龍的家人買了知識產權,身為李迷必引頸以待。近年對舞台劇有濃厚興趣的Stephen,最近參與了《誘心人》、《哲拳太極》、《十二怒漢》等演出,享受有充足時間琢磨的角色、與觀眾演員近距離接觸,以及無限的想像與現場空間感,享受香港影視界的不可能,可謂過足戯癮。

-- 以上内容來自2007年1月號 HMC Magazine-City Hero Fea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