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的酸甜苦辣 歐錦棠情尋舊味

撰文:趙景隆 攝影:陳偉能、被訪者提供、本刊資料圖片 美術:潘迪恩 編輯:何小雲、招美寶

歐錦棠是個不折不扣的廣東仔,廣東燒味固之然愛吃,但卻更愛京滬菜,原因爸爸自小便帶他往灣仔區的各間京菜館吃飯。那種兒時嘗過的溫馨外省菜,深深烙在味蕾中,長大了仍繼續追尋那熟悉的味道。

喜吃燒臘 更愛京滬菜

原來歐錦棠小時候家住灣仔,父親又在灣仔道經營燒臘店(已結業),盡管是家中孻子,他也需要到店幫手。「那時我學懂如何燒叉燒,同時也愛上吃叉燒,連帶燒味的菜式都愛吃,例如金錢雞。」問到他最愛食哪裏的叉燒,他說是同區的再興燒臘飯店,「這裡的叉燒,在火候、調味工夫上都恰如其份,差不多每次經過,總會買斤來吃;而金錢雞則愛已結業的大喜慶。」金錢雞是以前流行的燒味菜之一,一件叉燒、薑片、肥豬油及燒雞潤夾在一起吃,滿口豐腴的感覺可想而知,只是隨着現代人對健康的追求,現在已不是太多燒臘店和酒家會做了。

另外,亦因小時住在灣仔這老區,他父親在閒時會帶他和幾位兄姐出外吃飯,而大部分都是揀京滬菜,「那時灣仔區都有幾間出名的店子,如留香園、四興樓、美利堅(電話:25271000),現在只有美利堅仍然營業。我們吃的都是些家常菜,如上海粗炒、排骨面、京葱爆牛肉等,已經覺得很美味,童年時對美食的印象不是叉燒,便是這些菜式的味道了。」歐錦棠還說了個笑話,就是在他10多嵗時,父親叫媽媽帶他們到台灣旅行,他竟說不想去,因為知道那裏沒甚麽好吃的食物,後來哥哥對他說:台灣的排骨麵和上海排骨麵差不多的,他便答應前去了。

「有時味道這東西,需要連結回憶。小時候吃過的食物,老實說不一定味美,但就是人、地點及感情相連後,味道在回憶中便變得美好了。」因此,長大後,他還是喜歡到一些京滬菜老店吃飯,「大約94年左右,我和太太開了一間法式薄餅店,就在松竹樓附近,那時差不多晚晚收鋪後都到那裏開餐。但後來結業了,為能尋回那種味道,年多前經朋友介紹下,找到鹿鳴春,愛吃這裡的山東燒雞、片皮鴨。另外尖沙咀的仙宮樓(電話:23665784)的燻雞都不錯,而蜜汁火方更是我必吃之選,是比較貼近舊時的老味道。」說時為食相盡露。

愛羊羶

歐錦棠從小都很喜歡食羊,因喜歡其羶味。他更自信與羊有仇,經常要食羊,甚麽類型的羊製法都愛吃,烤羊髀、羊扒、羊鞍,統統都愛:到鹿鳴春時都會吃餐廳較冷門的羊肉餃子及京葱爆羊肉。「最令我常心思思的是旺角小肥羊火鍋(電話:23968816)的蒙古烤羊排,燒得極香,當中又帶點辛辣,可以食到不停口,好正!」觀乎他的鬼馬樣子,着實有令人立即前去一試的衝動,如果閣下都是好羊者的話。

為李小龍乾杯吃和牛

眾所周知,歐錦棠是李小龍超級粉絲。由於日本有很多李小龍Fans,故此每年至少往當地四、五次,跟他們聚首一堂,還喜歡食李小龍最愛的Sukiuaki(壽喜燒,即用鐵鍋煮和牛)。「某一年的11月去到日本,與日本朋友見面的那日剛好是27日,即李小龍生辰,我們便一齊點了Sukiyaki吃,還一齊舉杯向李小龍說生日快樂! 真的很開心呢!」

不是好煮男

懂得燒叉燒、主持過飲食節目,曾經出過烹飪書的歐錦棠,竟然對筆者說他不享受烹飪樂趣。「我懷疑是小時候,當媽媽不在時,我需要煮伙食給燒臘店的員工們,他們愛吃不吃的嘴臉,令我這個小小伙頭將軍產生厭惡感,所以總是煮得很『求其』,心想你們吃就吃,不吃便算。但其實當我有興致時,又會買餸下廚煮飯給太太吃,我都有幾多拿手菜式o架! 如螞蟻上樹、鎮江骨、鹹菜炒豬頸肉等。至於,上年推出的4冊烹飪書,其實是與另一位作者合作,他是主體,我只是輔助角色,封面則是我負責而已。」他解釋着。

反而,他很懷念在亞視的一個名《女人.come》節目內,與故人陳東師傅合作的烹飪環節,「我從東叔身上學了許多寶貴知識,尤其是潮州菜,那道鹹菜炒豬頸肉便是跟他學而演變過來,加上他在生時專門研究藥膳,著重健康飲食之道,感染我現在下廚時,亦以少糖、少鹽、少油為原則。」

他還透露了自己的一個怪癖,就是最討厭飲湯。「我不會自己煲湯,也不會在外飲湯,都是我媽媽的錯。因為小時約了朋友出外玩,臨出門口前,總給他叫住,要飲下一大碗滾熱湯水才可以出門口。我看着那碗油膩又熱到死的湯,簡直痛不欲生,飲完後全身發滾,又累我要遲到,實在令人厭煩。」自命正宗廣東仔的他,竟然不愛湯水,說出來倒令人難以置信。

-- 以上內容來自2008年3月21日 香港經濟日報 C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