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視占基利 歐錦棠

撰文 林美珊 攝影 袁家樂

娛樂圈真係好現實,歐錦棠喺亞視五年半以來,起初不紅不黑,後來做咗《今日睇真D》節目主持,個節目成為亞視收視之冠,為阿棠帶嚟名與利,最近做埋「亞姐」司儀,多咗好多人認識,喺街上不時被人指指點點,話佢表現好,話佢靚仔……

歐錦棠鍾意演戲多過做主持,因為佢鍾意扮嘢。搵佢影相,佢帶咗套鮮黃色西裝嚟,仲買咗一梳蕉做道具,十分認真的做準備。

鏡頭前,佢表情、甫士多多,同鏡頭下嘅一本正經,如同另一個人。

「平時好難睇到我嘅真性情,我將自己收埋得好緊要。我喺屋企,成個占基利(美國周星馳)咁,鍾意扮鬼扮馬,幻想力豐富,仍有孩童嘅心情。」

照片中嘅阿棠,成個「香港占基利」咁,可見佢有未見底嘅扮嘢潛質。

或者,暫且叫做「亞視占基利」吧。

靚與醜 形象的疑惑

「你覺得自己靚唔靚仔?」

「唔靚,做人要知道自己去到邊,然後set條路俾自己行。我入訓練班嗰陣,劉天蘭(訓練班負責人之一)見到我,叫我去箍牙,同埋佩戴隱形眼鏡,當時我好大打擊,你哋不如唔好要我啦,於是我問劉天蘭,我做乜要箍牙? 我戴眼鏡唔得咩? 直到而家我只係戴隱形眼鏡。箍牙? 我唔知道箍咗牙之後會變成點樣,所以唔會去做。

「到今時今日,仍然有同事叫我脫癦、割雙眼皮,我睇住啲人慢慢割晒雙眼皮,我係亞視唯一單眼皮的男藝員,我唔注重靚唔靚,儀容整潔就得啦。

「我唔係偶像派,啲人見啲唔係靚嘅藝人,就話佢哋係性格演員。喺我嚟講,能夠用唔同方法做到戯嘅,先係成功演員。

「其實唔需要介意個樣,我以前睇戯,米路吉遜成個英雄,靚仔有型;睇電視,鄭少秋、黃日華好有型,但係我又睇到《歡樂今宵》嘅盧海鵬、盧大偉好搞笑,令人睇得好開心。我於是希望第日入電視台做呢啲角色,扮嘢氹人開心。做小丑冇乜唔好吖,扮嘢時自己開心,觀眾又開心,不過有時會好矛盾,究竟扮嘢好,定係去演其他正正經經嘅角色好? 我唔靚仔,希望俾人百變嘅印象,唔限死自己嘅演出。」

茄喱啡 卑微第一步

阿棠讀完第一屆訓練班之後,為自己定咗個目標,就係做茄喱啡。做幾耐? 唔知。

「做主角? 唔好喇,我能力未必做得到,如果觀眾唔接受,我可能玩完。

「畢業後第一個演出,係喺劇集中做布景板。嗰場戯雪梨做主角,我做活動布景板,成場戯我冇對白,不過拍得好開心、好滿足。

「個幾月後,公司派我做《下午茶》主持,做主持期間又演出兩個劇集,做啲重要角色,我好開心,因為發展已經超出我自己嘅目標。我入亞視咁多年,冇一年唔爆騷,一來係自己爭取機會演出,二來係為咗搵錢。

「後來《下午茶》節目冇咗,我入咗話劇組,做啲投限制散嘅角色。有時俾工作人員跣,有人俾氣我受,導演睇我唔起,有人勸我做主持咪幾好,唔好走去演劇集。我唔否認嗰陣情緒有少少低落,我盡力做好本分,睇多啲戲,勤練功夫。為將來作好準備。」

失意期間,阿棠去日本散心,喺迪士尼樂園見到卡通人物大巡遊,演員個個着得好靚,喺花車上向群眾揮手。

「佢哋喺我眼前掠過,每個都只係見一眼,但係個個都好開心,佢哋每日都要咁表演,而每日都要咁開心,真係捱得,佢得點解我唔得呢? 其中有一架花車,好似係睡公主座嘅花車,車身寫住『Dream is What You Think in Your Heart』,我睇見好感動,仲眼有淚光,迪士尼之行俾我好大啟發,點解我唔做好啲呢? 喺日本返嚟之後,我話俾自己知,我要努力工作,做茄喱啡唔係一世嘅。

轉捩點 主持《睇真D》

「早前遇到趙汝強(製作行政部助理經理),佢話以前同我合作過,但係我就醒唔起。佢話嗰年佢監製《十九區業餘歌唱比賽》,安德尊做司儀,當時我扮一個大鬧鐘,着住件鬧鐘衫,雙手擺嚟擺去,吱吱喳喳咁報時,佢見呢個藝員扮鬧鐘都扮得咁開心,一問之下知道個藝員叫歐錦棠,以後對我就留下印象。

「有啲同事同我講,話唔受公司重用,我會鼓勵佢哋練多啲,充實自己,同埋每次出鏡都係一個機會,不論戯份輕重,表現都要比上一次好。」

年多之前阿棠有個轉機,就係擔任《今日睇真D》做主持,事前冇人估到個節目收視咁好,成為亞視皇牌節目,主持自然亦水漲船高。

《睇真D》主持各有風格,阿棠係正經得嚟好生鬼,講話夠晒抵死。

「開頭主持節目時,監製話要活啲、輕鬆啲,但唔好搞笑,我同莫家堯(初期主持之一)好夾,走埋一齊做主持,你一言,我一語,演得很輕鬆。我哋事前冇夾過,我同鍾慧寧係格食格,喺節目中鬧嚟鬧去,我冇諗過塑造乜嘢形象,冇特登搏出位。

「個節目俾我哋好大自由度,監製容許我哋表現個人感情,有時啲片段內容講政府唔啱,我會鬧政府,有時報道有人受壓迫,我會好勞氣,唔公平嘅嘢我會出聲,喺自己範圍內伸張正義。

成與敗 平常心處之

《睇真D》咁好收視,阿棠有冇吐氣揚眉嘅感覺?

「冇,得意還思失意時,我唔想做天秤上嘅老鼠,自己讚自己。有觀眾接受,當然開心,但我唔會咁就滿足,我係以平常心對事。呢行始終要講自己有冇料,同埋運氣。我成日提自己,開心嘅時候唔好忘形。呢個圈好敏感,多啲嘢做,講嘢唔小心,會俾人話囂,唔小心就會得罪人。而且有同事叫我做『棠哥』,我叫佢叫番我做『阿棠』,唔好叫乜嘢『棠太公』、『棠太爺』喇,叫『阿棠』,我會舒服啲。發仔、阿倫對人好,地位永遠喺度,有啲大卡士鍾意擺款,我寧願大家舒服,大家都係打工啫,唔駛俾氣人受吖。」

「做皇牌節目嘅主持有冇壓力?」

「節目起初好Casual,而家有公信力,處理要小心,監製睇到實。不過對我嚟講就冇壓力,因為冇人知道《睇真D》會做幾耐,不如輕鬆面對。(擔心收視下跌嗎?)收視唔係我嘅問題,等監製、明姐勞神,我係以自由搏擊心態對待,即係要令敵人緊張,自己輕鬆。」

《睇真D》收得,為阿棠帶嚟唔少收益。

「正面得益係名利多咗好多,而家好多人識我,公司俾機會我,好似做粵曲比賽司儀,做「亞姐」司儀,拍咗幾個廣告,有樓盤啦、錄影帶啦、家庭用插蘇啦,好多仲接洽緊。又有晚會司儀、拍電影……收入增加咗。交稅數字亦暴升咗,幾個月前我喺西貢買咗間村屋。年底打算換大啲嘅屋,做嘢咁辛苦,應該住得舒服啲嘛,我啱啱考咗車牌,不過就唔心急買車,我而家依然搭小巴、地鐵。

鬥出位 力戰宮Auntie

「另一方面,主持《睇真D》期間,發生咗好多事,可謂樹大招風,人怕出名豬怕肥,好多嘢要留少少餘地,沉默是金。好似《睇真D》起咗個勢,隔籬台抄襲,推出《城市追擊》,兩台繼而展開罵戰,如果係我,我費事提佢,費事幫佢宣傳,可能明姐、監製壓力大,要面對群眾嘅質問、收視,我從佢哋身上汲取教訓,將來我處理其他事情,有我自己嘅辦法。

「《睇真D》係我整個演藝事業中重要嘅一環,我自己希望有其他唔同類型嘅演出,早前喺電視劇《精武門》做奸角,用真功夫演出,現階段,我想做個最好嘅司儀。」

最近阿棠同何守信任「亞姐」司儀,阿棠嘅「宮Auntie」、「阿婆,時日無多」等「絕句」頻出,窒四十七嵗參賽者宮雪花,可是要搏出位?

「駛唔駛呢? 「亞姐」司儀以前專搵外援,今次我不求出位,但求無過。其實我係想搞氣氛,不過功力淺,窒人技巧唔夠。我事後唔開心,唔係因為對宮雪花阿姨唔好。而係對節目唔好,我唔係做錯,現場氣氛好好,不過我唔應該咁講,應該用第二啲講法,有技巧咁窒到人,又能令觀眾一笑。

「事後報章話我同宮阿姨不和,有次喺『亞姐』贊助商個頒獎典禮上,同佢喺台上一人揸一枝咪對話。我話『人哋話我哋不和喎! 』宮阿姨話:『如果你錫我一啖,我就唔記得啦! 』卒之我錫咗佢一啖,咪『冰釋前嫌』囉。」

「亞姐」唔單止令宮雪花提高知名度,亦令阿棠嘅事業向前邁進一步。

-- 以上內容來自1995年8月30日 東周刊 第149期 心情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