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錦棠:"李小龍教識我夢想"

TEXT: 林太路 PHOTO: Alan

李小龍成就了他的前半生,在無數挫折中,憑着李小龍的名句:「我愛發夢」,他過關斬將,流淚後再上征途,今天他對前路有點茫然,除了思索方向,也抓緊每一天·每一秒。

歐錦棠對李小龍的熱愛程度,已近乎自己的生命。加以演藝事業,與李小龍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甚至在投考演員訓練班的面試中,也因爲李小龍的一句話,令他順利踏出了第一步。

「我記得當時面試,佢哋問我點解加入呢行,我忽然想起李小龍曾經講過,佢鍾意發白夢,有夢想,人生至有希望,畢生就係為咗成就希望而努力,咁我同佢哋講,我鍾意發夢,我有夢想,當時我知道,我掂咗。」歐錦棠充滿自信地說。

李小龍的一句話,令他踏上了演藝征途。

歐錦棠八九年投入亞洲電視藝員訓練班,至今已有十一個年頭,中間的起伏不少,但他也一一捱過去,有苦頭,當然也有甜頭,苦苦甜甜,便是這十一年的總結。

「我啱啱畢業之後,公司俾好多嘢我做,我好忙好忙,咁嘅工作量對於一個新人嚟講,係好好嘅待遇,當時我覺得好開心。」他說。

但幸運之神對他的眷顧,就只有僅僅年多時間。當時亞視易主,一朝天子一朝臣,歐錦棠瞬即被打入冷宮,呆坐冷板櫈。

「我當時好失落,一下子好似咩都冇哂,成個人無心機,成日愁眉苦臉……直至有一日……

「我去美國迪士尼玩,咁啱有巡遊表演,咁我企喺度睇,我發現差唔多所有嘅演員都同我有眼神接觸,我只係嚟一日,睇一次,但係佢哋日日喺度,日日要表演,但一樣咁開心,絕不欺場,咁我呢……我咁就放棄? 無機會咩,要努力爭取,有機會要好好把握。」他握着拳頭說。

他的努力沒有白費,機會終于到來。《今日睇真D》令他名成利就。但亦差點令他失去方向。

「做《睇真D》,令我出名,同時收入不錯,但佢哋嘅風格唔啱我,而且我好想演戲,做自己最想做嘅嘢,成就我嘅夢想。」他說。

但是,離開《今日睇真D》之後,他演戲的夢想並沒有馬上如願,在整整三個月的日子裡,無所事事,公司方面並沒有安排工作給他。

當時亞視憑着《今日睇真D》令無線陣腳大亂,爲了《睇真D》之勢,希望在戯劇方面也可以站穩一席,重點製作不少大型的劇集,《我來自潮州》便是其中之一,歐錦棠更是主角之一,該劇亦令他從黑暗中再見曙光,再次嚐到勝利的滋味。

《我來自潮州》之後,歐錦棠的發展似乎一帆風順,電影電視兩邊忙個不停。

但此時此刻,每個人都以爲事業有成之際,其實他内心是無限空虛,有點不知所措。

「而家呢一刻,其實係我事業上另一個低潮,但唔係表面上,而係内心方面,我好似好多嘢做,好忙,但我靜落諗下,其實我未夠料,好似做戯咁,我好做戯,幾好呀,但同李小龍比,差好遠好遠,雖然我同佢比有點不妥,但無理由差咁遠……原來我未夠班,點算? 」他茫然地看着餐枱上的檸檬茶。

目前,他因前路而茫然,但同時亦實現着一個夢想,就是李小龍舘。「搞李小龍舘其實係我多年嚟嘅夢想,但亦係巧合,因爲原來電影資料舘打算建條李小龍廊,但因爲拆局影響,呢個決定暫時取消,以後可能有,但唔知幾時,所以我覺得要搞一間李小龍舘。」他說。

其後在百老匯電影中心及POV的支持下,李小龍舘獲正式拍板,並以百老匯電影中心為舘址,地方不算大,約三百五十平方呎,但歐錦棠表示,地方雖小,但展品及資料豐富,更希望藉着這個李小龍舘,令更多人深入了解李小龍。

歐錦棠說:李國豪的墓誌銘上面咁寫,一日未走完人生路,一日錯信路漫長,大家要抓緊每一天。

歐錦棠與李小龍

歐錦棠是李小龍迷是人盡皆知的事,但亞視在1992年開拍了《李小龍傳》,卻用了吳大維演李小龍,歐錦棠只演一個佔戯不多的李小龍師兄的角色。98年底,歐錦棠自資拍攝了一部50分鐘的錄像電影《1959某日某》,敍述李小龍在59年離港赴美前二十四小時的故事,由他編劇、導演及扮演李小龍,並得到亞視一班藝員的助陣演出。在電視劇《縱橫四海》中他扮演的小龍是個李小龍迷,家中有無數李小龍藏品,正是他自己的寫照。在正在播映的電視劇《影城大亨》中,他扮演的雷龍,是一個有李小龍影子的功夫巨星,他在劇中更模仿李小龍,重演《精武門》、《死亡遊戲》的片斷。

演戲最重要是真誠

「其實任何藝術都一樣,最重要係『真』,只要『真』,出嚟嘅作品都唔會太差。」歐錦棠說。

真誠是一切藝術的支柱,不少哲學家在論藝術的本質時,也有提及,如墨格爾及詩人艾略特,沒有真誠的作品是產品,不是藝術。

「其實我演戲,喺有劇本嘅時候,會去了解角色,搵一啲佢嘅性格,滲入我嘅生活,好似我做《我來自潮州》嘅時候,我平日經常諗住佢,日常生活都會滲入佢嘅特徵,好似講嘢大聲呀咁。」他說。

西方演藝理論中有方法演技(Method Acting),演員在心理及生理投入角色,歐錦棠所做的,正是其精髓。

-- 以上内容來自 電影雙周刊-第551期(25 May-7 Jun 2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