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李小龍致敬 Salute to Bruce Lee

Eric So x 歐錦棠:我們不是李小龍Fans! ?

大家都認爲歐錦棠是李小龍的Fans,因爲在他的演藝工作中,已多次直接或間接套用了李小龍只此一家的神髓。

大家都認爲Eric So是李小龍的Fans,因爲在他的個人創作中,曾製作過不少Figure、海報、畫像都是関於李小龍。

還沒有跟他們做訪問之前,就連我也一直認爲他們是李小龍的狂熱Fans,沒有想到我還沒有開始問第一條問題……他倆竟搶先強調:「我不是李小龍的Fans! 」,到底所為何事? 還是另有特別内情? 答案盡收錄在訪問中……

Text: Digby Photo: Andrew@CoffeeHouse Graphic Designer: William

 

T=TM E=Eric So A=歐錦棠

T:兩位是由何時開始喜歡李小龍的?

E:小時候就喜歡李小龍。

A:好像是九嵗的時候,第一次看李小龍的電影,就喜歡上李小龍。

T:喜歡李小龍哪方面? 電影、功夫還是其他?

E:最初是從看李小龍的電影開始,但那時年紀還小……只知道「他的功夫很厲害」而已。之後年紀大了,很好奇爲什麽李小龍還是很受大眾歡迎,而且享譽國際性。那時開始搜尋有關他的書籍來看,從中慢慢就喜歡上他的哲學和精神。

A:我和他的情況差不多,在那個年代沒多少年青人不喜歡李小龍,但我是迷上李小龍的功夫,所以自己也去學功夫,也因爲會功夫,感覺上更接近李小龍。在80年代,也曾經把這份心思放下,因爲當時沒有那麽多途徑和產品,只有少量的錄影帶可以看。直到後來,認識了一群喜歡李小龍的朋友,他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法去表達對李小龍的敬意,不論是收集關於他的產品、資料、電影、哲學……等等,這使我更深入了解李小龍在生活上的哲學,從中得到不少啟發。

T:由電影到哲學,你們從李小龍身上學到哪一方面的哲學?

E:我現在做創作的,受到他最大的影響應該是……他的截拳道,在正面去看它只是一套拳法,但在我的角度它是一條方程式,更可以套用在很多方面,只要放進不同的材料,就會變成另一種新的東西出來。而李小龍給了我啟發,因此我理解那道程式……繼而套用到我的生活裡、創作中,所以就有了現在的Eric So 。正如我一直不承認自己是李小龍的Fans,但我卻是一個推崇李小龍的人,因爲Fans只是喜歡他表面的事,而不會去發掘偶像的背後事跡;我們是喜歡他的哲學、生活事跡,繼而把這些宣揚開去。李小龍也曾經說過:「他只是藉著電影的力量,去宣揚他的理念和哲學。」

A:李小龍真的是一位天才,在我工作的圈子裡,可以接觸到很多認識李小龍的長輩,從他們口中得知有關他的逸事。所以對於我在每一個階段,也受到他不同的影響。因爲我很喜歡從事藝術創作,所以我的心就跟所有的偉大藝術家一樣。以舞蹈家作比喻,真正的舞蹈家不會只懂一種舞蹈,而是把身體的節奏全放進舞蹈中,不論是甚麽音樂,也能立即舞出屬於自己的舞蹈;偉大的畫家畢卡索,雖然很多人都看不懂他的畫,但最初他也是由素描、古典畫開始,即使他的古典畫很漂亮,後期當他摸索到自己的風格,就把之前所學的全部摒棄。其實還有很多不同的例子,而李小龍也是其中一位,他並沒有拘泥於詠春一種武術,而多方面接觸不同武術,最後創出了截拳道。正如Eric So所說,這是一條程式,沒有人做事希望拐彎的,能用最快、最直接的方法完成就是最棒。就好像李小龍一樣,甚麽東西也要去學、去嘗試才會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一套。

 

T:你們看過的關於李小龍的電影、電視訪問等等,有沒有哪一個最印象深刻的場面呢?

A:對於最印象深刻的場面,很多人一定會說是《精武門》,但是,不知爲甚麽在我小時候看《精》時卻沒有亢奮的感覺。而我最欣賞識《龍爭虎鬥》中,在地牢廝殺、慢鏡再加上恐怖的骨折音效,那一場能將暴力變成美學場面才是最經典的代表作。李小龍在裡面的表現,就像一尊活生生的古希臘神像在打鬥,而且那一身筋肉也很有藝術感,配合節奏感和動作設計等元素,從純觀賞的角度來説,直到現在爲止是我最喜歡的一場。

E:其實對我來説,沒有哪一個場面是最印象深刻的,因爲我不懂功夫,也沒有學過功夫,而電影内容主要以武打場面爲主,看的時候也不會特別興奮。反而我對他在電影以外所發表的精神、哲學感受最深,後期出的一卷錄影帶《The Lost Interview》,是由外國記者來香港訪問李小龍,訪問内容圍繞他對於自己的成就、精神哲學,還有對中國、香港電影的抱負,我覺得這樣由他親述自己的點滴,相對于電影,令我有更強烈感受。

T:你們並不認爲自己是李小龍Fans,那麽怎樣對自己和李小龍作定位?

A:嗯……這樣說其實有點怪的,不論我、Eric和李小龍也是獨立的個體,並不是屬於誰的。我們是純欣賞李小龍這個人、李小龍留下的一些事……但在文化上我們和他亦是有所溝通的。我並不希望說:「我是某某會的某某」即使這些公職名銜是有需要的,但我並不會因爲這樣和李小龍拉上任何關係而覺得開心。

T:你們有沒有收藏一些李小龍的商品?

E:我從不特意去買李小龍的東西回來留念,但關於李小龍的書籍卻買了不少,當然這些也不是說刻意買回來的。剛好在前幾年有出版社拿到李小龍的一些手稿、筆記等,把它重新編輯好,令我可以真真正正看到李小龍的真跡,讓我更深入去了解李小龍。

A:說出來可能沒人會相信,歐錦棠這麽喜歡李小龍,家裡一定放滿關於李小龍的物品。如果來我家看看就知道……「最礙眼」便是一套24隻的人形擺設,而且還要是不齊全的,因爲有些已送了給朋友。我對商品的收藏真的不太著緊,例如畫冊、擺設……除非真的很喜歡,或者是一些重要資料等,能送的都會送給別人。我希望是在別的途徑給其他人知道李小龍是一位怎樣的人,去用一些新的事物表達,就像別人出書介紹一樣。

E:因爲我們不是去紀念李小龍,而是希望能推廣李小龍給大家。因爲當他正跟大家說很多東西時候,就不幸逝世,因此他不能把想做的、想說的帶給大家。李小龍所留下的文化遺產其實很豐富,但大家只用紀念的形式去喜歡,所以把這麽重要的事封閉起來了。而我覺得這是很重要、很豐盛的文化資源,是屬於中國和香港的。所以,如果能參透箇中的奧秘,再重新整理好出來的話,不論是對國家、民族、還是自己,也是很好的資源。所以問我們是不是李小龍的Fans、是不是紀念李小龍……通通都不是,我們只是推廣李小龍給大家。我們是向前進,而不是往後看。

T:在李小龍的一生中,有沒有哪方面對你們有影響?

E:最重要的就是李小龍的精神和榜樣,爲甚麽我要辦李小龍展的原因,是想把這個訊息傳遞給年青一代。現在的年青一代,很多做事都沒有目標,只懂好逸惡勞。試想想將這個世界交給他們的話,就跟世界末日來臨沒分別。所以我想把李小龍這個神話——他這33年絕對是成功的——一個普通人創造神話講出來。別人能成功的的,我們也可以……雖然不能百分百一樣,但有七、八成也好,至少對自己有成就感。如果所有人也一起做的話,這世界會更美好。李小龍做得最好的,不是電影、不是功夫,而是他的精神。

A:「李小龍精神」是一句很熱門的口號,但有多少人知道甚麽是李小龍精神呢? 現在在國内「李小龍精神」變得很值錢,他們正致力在推廣中,但他們是以民族爲主。雖然這樣做沒錯,但我的觀點卻不是這樣,李小龍精神是他對人、對事的處世態度。他既不屈不朽又率真,想做的事情只要是正確,就會用超過百分百的力量去達成;而且我最欣賞、最想表揚的是,他很強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每個人也是獨個體,只要肯去發揮,就能創出自己的天空。不只年輕人,就算上了年紀的朋友,也不要灰心,人總是可以改變自己命運的。

T:在未來的日子,你們會做些甚麽去推廣李小龍?

E:其實我們一直也在做,像我從李小龍展覽開始一直嘗試。那有點像辦教育一樣,只是我們不會強迫你去吸收,反而會想可以怎樣吸引你來自動學習。當然這是比較被動的做法,但先不理結果如何,先嘗試做了再説吧。這樣最起碼是我們喜歡做的,而不是被迫去做,所以我們也沒有特定每年要做些甚麽,要是想到有甚麽想法就去做而已。

A:活動一定會有,像上一次的活動剛好在 7月20日(李小龍的死忌),但我們不會說一定要等與李小龍有關的日子才會辦;也許一般的活動都會在有紀念性的日子去辦,其實不一定要這樣。只要時間和場地許可的話,任何時候想到甚麽,也可以辦。

E:可以的話,我們想有更多的支持,始終我們只有兩個人,能力和資源都很侷限。如果香港政府或藝術發展局等可以多些資助的話,對我們來説會有更大的動力。即使沒有,我們還是會繼續下去。

A:老實説,這樣蠻辛苦的。有時要去跟進場地、活動安排……如果沒有全面一點的人手及資助,有時也很難可以成功申請和舉辦。也許有無奈的時候,但若不去嘗試,仍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呢。

-- 以上内容來自 TM Magazine - Issue 0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