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佬重生日記 歐錦棠

text/ Eva edit/ 應天 art/ Albert photo/ Kennedy、部份相片由藝人歐錦棠提供

「在原始世界裏,男人天職愛打獵,認定目標,就去做一件事……」(舞台劇《死佬日記》內容節錄)

結果……

女人:「你做咩唔聽我講嘢,又喺度發牛豆,你知唔知你咁樣好有問題o架?」

男人:「我唔覺得有問題喎。」(繼續專注在自己的一件事上)

女人:「你最大問題就係唔覺得自己有問題。」

男人:「……」

如有類同,實屬巧合,只是這個巧合經常發生,而過去歐錦棠亦以為自己沒有問題,除了看看鹹片以外一點也不像「死佬」。

可是,今天他將「死佬」重新詮釋後,原來「死佬」就在不遠處。

「『死佬』,好像字面的意思就是死了的人,不一定是肉體的死亡,而是生存在世上卻像是行屍走肉,是一個可怕的『死佬』!」歐錦棠曾經就是這樣的一個死佬,不過,2009年4月12日,他已重生成人

>>>

1990-1999年 晴中帶陰

從發夢食西瓜說起……

男人,愛夢想,但阿棠更加是不折不扣愛做夢的人,因為他每晚也記得自己做夢的細節。

「試過發夢食西瓜,聞到西瓜味。」

一直以來,他的夢想是當演員。

「自小跟爸爸看電影,喜歡演藝的世界,入行原因是希望令人開心。」

19年前阿棠投考亞視藝員訓練班,評審劉天蘭一句「very good」,開始了他演藝人的身份。曾經兩度獲選最佳主持的他,代表作是《今日睇真D》,但帶給他的除了是知名度,還有「火爆、粗魯、唔識死」等代名詞。

「試過有一條新聞關於一對弱智的父母,小朋友亦被攝入鏡頭,我對撰稿員說要幫小朋友『打格仔』,因為這會影響他的讀書生活,上鏡後會不知如何面對身邊的同學。但那撰稿員卻沒有這樣做,我一看到這新聞時就很憤怒,在廣告時間痛駡負責的人,廣告回來後憤怒的表情仍沒有變。結果節目完結後,那撰稿員想向我道歉,但我在遠處見到他就拿起一張椅子想『車埋去』。」

不知前因後果的人,自然認為阿棠生人勿近,而他亦懶得與人打交道。可是,當「龍頭阿哥」要打交道時,他又可以不打嗎?

「那次在泰國拍攝,被『大龍王』的手下綁架,當時他們拿着槍,『大龍王』要我賭錢,還給我『貼士』,但那刻我不想為不義之財屈膝,於是不肯玩。『貼士』是真的,買了會贏得大約八萬元,但我不會用這樣的方法賺錢,後來『大龍王』說:『我未見過有人不貪錢的。』後來便放了我。」

有人會覺得歐錦棠那次是幸運,若「死佬」一點,「凡事隻眼開隻眼閉」,相信他會遇到少一點麻煩。但不容易妥協的他,根本不會容許自己這樣做,而他追逐夢想的路就變得更孤單。

「那時覺得自己不需要支持,最重要是自己支持自己……是否很孤獨? 對,很孤獨,但當時覺得不投契就不要來往……現在回想,是自己看不起人。」

阿棠曾經有一段時間對着鏡子時會很討厭自己,為什麽自己對人那麽差? 為什麽自己要破壞別人對自己的信任? 今日的他不再討厭自己,即使自知還有未做好的地方,他會努力跟隨上帝的教導去「愛人如己」。

>>>

1999-2003年 雷雨交加

「死要面」的大丈夫?

男人,或更確切地說,一個盡責的男人,會看中自己的工作,只是當工作不如意,身邊的女人又不了解自己時,痛苦便百上加斤。

「99年時,原本我想離開亞視,但亞視早一步與我解約,令我覺得不甘心,加上報章的炒作,令我更加憤怒。」這時候,鬱結已潛伏在阿棠心裏,只是離開電視台後他的工作便接踵而來。當時的他相信過往工作的成就和知名度是靠自己得來的,所以更加自我膨脹,以為可操控一切,但就在這段時間,他無力控制與太太萬斯敏的感情關係,秘密分居一年半後斯敏更決定獨自到英國進修。

「當時感覺很亂、很痛苦,亦很不甘,我做錯什麽? 為什麽我老婆要離開? 心想:『我已經對你很好了,為什麽你不體諒我的工作壓力? 就算我做得多好都沒用。』」

太太斯敏則說:「當時他認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好,所以即使我將問題告訴他,他都認為自己沒問題,雙方各持己見,結果任何事都解決不到。」

當日阿棠遇到的問題,其實亦是許多典型「死佬」遇到的問題,一直將「我無錯」掛在口邊,結果問題就越積越深。

>>>

2003-2007年 乍雨還晴

「死佬」可以重生

03年,阿棠將感情問題放在一邊,自編自導舞台劇《細鳳》,而斯敏回港後,他更邀請太太擔演其中一個角色。

「當時她的角色要唱歌,但那首歌很難入key,排練時一直都入不準,我心想她正式演出時也不會入得準。但她卻說:『如果我入得準,你就要跟我返教會。』」結果,阿棠當然乖乖返教會,事後回想他也覺得自己是「輸晒畀神」。

雖然返了教會和「藝人之家」,自小亦在天主教學校長大,對上帝有一定的認識,但凡事靠自己的阿棠一下子還未懂得倚靠上帝,結果遇上工作、際遇的問題仍不能釋然。

「那時覺得自己不夠自由,想突破自己,但總是有東西在制肘着自己,表面上一切很順利,但卻感到很辛苦。」

加上04年某周刊報道阿棠是「鹹豬手」,但當日他根本沒有出席那活動,於是他作出起訴。結果官司糾纏了兩年,令他整個家庭陷入破產危機,當時他已心力交瘁。

「試過飲咖啡時會突然哭起來,有一次駕車途中又大哭,自己真的『頂唔順』了,於是求上帝幫助,否則便是死路一條。後來在很短的時間後,心情真的平復起來。」當時被診斷為抑鬱症的阿棠竟然不藥而愈,他除了感受到上帝的威力,亦感受到祂的愛。

「我自小就認識祂,但卻一直用自己的方法去走(人生路)。不過,當我只是出一句聲,只是一句,祂就拯救我,祂對我多麽好。」

「跑馬」的道理

有些「死佬」愛賭馬,但說的不是阿棠。當阿棠與上帝關係日深後,他除了發現自己的問題,亦從跑馬中發現人生的道理。

「我以往工作時會想:『為什麽是他,還不是我?』常常問為什麽。看到別人在做與自己類似的事情,就會擔憂,因為害怕失去自己獨有的。但上帝提醒我不要與人比較,這只會產生憂慮……我亦想到要好像跑馬的騎師一樣,矇着雙眼專注自己的事情,即使別人與自己一樣也沒辦法,盡力去做吧。」

男人的價值觀一直被認為牢不可破,但當一套可行、可信的真理出現時,男人亦會心悅誠服。

>>>

2008年 雨後見彩虹

大俠不死之謎

一個男人,有些心願總是很想完成,而熱愛武術的阿棠,雖然已經停止練習十多年,仍毅然參加全接觸空手道重量級比賽,希望完成多年的夢想。

「上次上擂台是18嵗的時候,今次參加重量級比賽,我是最年長的一個,體重亦是最輕的一個,比其他對手缺乏經驗。」據聞,比賽前一晚他還要通宵趕拍電視劇,作戰狀態可想而知。

「第一回合對手一腳就將我踢到幾丈遠,但很奇妙的是,我竟然完全不痛。」後來阿棠越戰越勇,更成功奪標,他激昂地說:「感謝主!」

回想過往的經歷,阿棠曾經在母腹中就有死亡的危機,小時候又因為打架,因眼鏡碎片插入眼珠而險變獨眼龍,但他依然逃過一個又一個的大難。現在他知道是天上父親無形的手在保護着。

因父之名

父親,經常是男人的學習對象,而阿棠與父親的關係亦特別好。

「我很喜歡跟着他,他身型很大,『肚腩』很大,我很喜歡爬在他身上,拔他的鬚,為他的背部搔癢,又喜歡與他看電影……他粗豪中帶有義氣,對人很好。」

這些回憶深深印在阿棠腦海中,可是……

「中一那年與爸爸送燒豬,他知我怕被燒豬『界刂損手』,於是便一個人搬運燒豬,結果失足墮船。有好幾年我都怪責自己,亦不會慶祝生日,因為我生日的日子與爸爸離開的日子很接近。」

年少時,阿棠亦曾懷疑自己「腳頭」不好,自己的出生是令爸爸喪命的原因。不過這想法是錯誤的,因為我們每一個都是天父的寶貴兒女,每一個人的出生都帶着一份美好使命,是沒有人可以否定的。

>>>

2009年 晴朗

「死」佬重「生」的一天

今天,我們來見證阿棠的重要日子——他受洗加入基督的日子。

領受浸禮,代表基督徒公開宣認對耶穌基督死後復活的信心,承認祂是生命的救主,是一個與上帝所立德終身約定。一個名人受浸後,往往會受到許多人的注目,挑戰與壓力亦會隨之而增加。

當天,我們見到阿棠好像有點緊張,眉頭緊鎖,但他說:「由昨晚至今天12時,身邊的人都說我失常、緊張,但我很確定自己內心是平靜的。過往演出舞台劇前,都囘心跳加速,但今次從換衣服、等待到宣讀名字,心裏都很平靜、充滿喜樂。這是一件嚴肅的大事。」

受浸一刻,牧師問:「歐錦棠弟兄,你是否願意相信耶穌基督為你個人救主,並且一生去跟隨祂?」

一句「我願意」,代表阿棠一生一世願意跟隨耶穌基督的帶領。

「浸下去時很寧靜,只是覺得時間太短。」

「現在只是開始,我不知道自己做到多少,我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但我會為上帝而盡力。」

當日,太太萬斯敏臉上一直掛着從心而發的笑容,當她分享時,亦不禁哭出來。「直到今日看到他受浸,真是很感動,我們經歷了很多,有不開心、受傷害、幾乎要分開的時候……但今天我們可以同心同行,真的要感謝主。」

阿棠母親送上的紅封包,亦令阿棠熱淚盈眶。

「上帝真是一位聽禱告的神,當日你們祈禱媽媽能夠出席,結果我一開口邀請她,她就答應出席……我不斷多謝她,多謝她到來支持。這對我的意義很大,希望她聽到牧師所講:『一個人得救,全家都得救。』」

歐錦棠信主日記

小時候的我,給家人弄得身份尷尬。只知道被冠以「腳頭」不好之名,甫出生不足月就被契與名為「濟公」的偶像,事實上,這具木像對於改善由我帶來的噩運起不了作用,爺爺看不到我滿月便過身。在往後的十多年裏,與別人說起過契了給「濟公」,就讓人訕笑,或惹來批評我「腳頭」的閒話,每次去參拜時看見刻有自己名字的金牌掛在那樽金色的木像手上,總覺得自己莫名的委屈,我怎可能是木像的乾兒子?

這時,上帝已有安排。在教育機會面前,父母卻有另類選擇。我是家裏的老么,也是唯一從小就被安排就讀教會學校的家庭成員。正因這個緣故,自小已有機會接觸到福音的信息,上聖經課也格外留神,而此科也取得較佳的成績,雖得不到家人的認同,但基督的救恩已在心內植根。

也許如經上說:「……撒在荊棘裏的,就是人聽了道,後來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把道擠住了,不能結實。」回想以往得失,失的不少,但得的更多,卻不察這是恩賜,反而自傲人定勝天,漸漸的,一切以自我先行,言行上與神越顯疏遠,自己亦已踏入痛苦的羅網而不自知。但是,上帝的安排更巧妙。因斯敏(太太)回轉信主,我們關係決裂。

但基督從不放棄,由那些不斷發生在斯敏和我身上的神蹟,我一再順服,終於在「藝人之家」決志信主。從那一天開始,我的生命不再一樣。神醫治好我的情緒病,也挽救了我們的婚姻。

因斯敏帶我回轉信主,在主內我們才真正和好。感謝神對我的不離不棄,願神繼續引導和保守,使我的靈命生活更形充實,阿門。

>>>

現在至將來陽光普照

彼得 X 歐錦棠 X 猶大

阿棠會寫blog(網上日誌),擔演舞台劇《死佬日記》期間,他就寫了以下的內容:

以往我會說,把演出奉獻給祂。這次我卻反問自己,將個喜劇獻給祂作啥?

這劇分明連繫到「物種起源」,「神」在裏面有何意義?

然後,答案來了:不就是創造萬物起源的愛嗎?

於是,在演出時我只抱著一個信念:希望觀眾都會珍惜身邊人。

結果,有兩對伴侶因為觀賞此劇而關係得到修補,阿棠亦因《死佬日記》提名角逐今屆香港話劇團最佳男主角(喜劇/閙劇)(截稿前結果尚未公佈),他知道一切都要感謝上帝。

「上帝給我很多才能,例如學習能力快,亦有演藝的天分,現在我主要想透過演出令人開心,帶給人好信息,並榮耀神。」說到將來的夢想,他希望以音樂劇或粵曲去描述《聖經》故事,而他想演繹的角色是……

「我想做猶大,以猶大的眼光去看耶穌,去深入了解他出賣耶穌的內心世界。」

若從《聖經》人物中找尋自己的影子,他覺得自己像彼得。

「他是大阿哥,但魯莽、死蠢、衝動、暴躁,不過最後明白上帝的心意後,願意甘心事奉祂,跟從祂。」

曾經「死佬」的阿棠,與曾經被「頑石」的彼得,當他們願意點頭後,依然可以為上帝發光發熱。

>>>

後記

女人:「你知唔知自己好有問題?」

當男人發現自己的問題,願意認錯後,80%的女人都不再追究。

若然你被認為是「衰衰格格」的男人,連自己都討厭自己,但還未知道自己的問題,你依然可以呼求上帝的幫助,因為祂是您天上的爸爸,祂一定會幫助您,而當你真心悔改認錯的時候,上帝更會100%原諒你,與你一同面對各種問題。

-- 以上內容來自2009年5月 天使心 Vol.36 封面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