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錦棠 萬斯敏 有個快樂聖誕

text/ Melody photo/ Eddie edit/ Lydia art/ Eric

由1997年結婚至今,歐錦棠(阿棠)和萬斯敏(斯敏)一起度過了11個聖誕節,但快樂的,卻沒有多少個。

阿棠和斯敏,性格一冷一熱,兩個南轅北轍的人走在一起,相處本來已經很不容易,加上斯敏後來信了主,阿棠便更加抗拒,以致兩人的關係曾經閙得很僵,甚至想過離婚。

然而,上帝的心意並非這樣,斯敏於是順服神,學習藉着禱告和實際行動,用愛去挽回這段婚姻。經過10年時間,這段一度冰封了的關係終於被溶化開,阿棠不單接受了主耶穌基督,最近還願意公開為神作見證呢!

從各有各走至今天攜手踏上同一條信仰路,深信阿棠和斯敏今後所擁有的,盡是無數個精彩、快樂的聖誕節。

歐錦棠 四年摸清信仰路

幾十年來不斷兜圈

不說不知,阿棠其實早於2004年決志信主,但真正肯返教會、查考聖經,還是近這大半年的事。

他說:「在這方面,我是慢熱的,我去年才開始穩定返教會,但肯開口唱詩歌,還是今年四、五月間的事。我發現,當我願意慢慢放低自己,把一道道墻衝破,感覺又會好一些,覺得很舒服、很喜樂。」

熟悉阿棠的人,都知道熒光幕上的他,跟現實生活中的他,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觀眾眼中的阿棠,搞笑鬼馬;但親友眼中的阿棠,卻是脾氣古怪、性格「古肅」的人。或許就是這些原因,令他幾十年來不斷兜圈,錯失一次又一次得着福音的機會。

童年時,阿棠的父母雖然迷信偶像,但兩老為了讓兒子躋身名校,由幼稚園、小學以致中學,都給他揀選了基督教和天主教學校,所以聖經對阿棠來說,毫不陌生。

「如果你問我小時候信不信有神? 我會說我信的。但所謂『信』,信多少? 根基有多深? 那便肯定不多了。因為我讀的學校,從來沒有正式向學生傳道,更遑論栽培,除了上課之外,我亦不會看聖經。」阿棠侃侃而道。

總有基督徒在身邊團團轉

踏足社會工作後,阿棠對神的感覺更是愈來愈淡,可是,他身邊卻不時有基督徒在團團轉。阿棠自爆當年曾跟幾名女孩子拍拖,全都是基督徒,但因為嫌人家太「正經」,因此他最後選擇了當時未回轉信主的萬斯敏。

阿棠和斯敏相識於藝員訓練班,拍拖七年結婚,但婚姻生活維持不到兩年,摩擦便日漸增多。1999年,已離棄神多年的斯敏,決定重返神的身邊,對於妻子這個舉動,阿棠完全不理解,亦不能接受。

他憶述:「那時候,她突然間很火熱,一星期有三晚返了教會,我不清楚她在做什麽,連她返哪間教會我也不知道,信仰上的分歧,令我們的關係變得更惡劣。」

兩夫妻 向左走 向右走

一個向左走,一個向右走,正好用來形容阿棠和斯敏當年的情況。2001年,斯敏毅然離開阿棠、離開香港,獨自往英國留學兩年,藉此希望想清楚雙方的關係。猶幸斯敏最終亦能冷靜下來,並領受神的心意,所以返港後,她決定以愛來包容阿棠,並且嘗試把他帶到神面前。

2004年,阿棠在半推半就下,第一次跟斯敏出席「藝人之家」的崇拜聚會,如是者好幾次,期間他更糊里糊塗決志了。

阿棠笑言:「有次牧師走來對我說:『不如幫你決志吧!』當時我尚未百分百了解決志是什麽意思,便隨口跟他唸了一段禱文。之後牧師告訴我,我已經是基督徒了! 那時,我心裏雖然相信,但口裏卻不肯承認,總認為不該如此兒戲,我還未受洗,不算是基督徒啊!」

抑鬱症不藥而愈

雖然阿棠不肯承認他的基督徒身份,但每每在關鍵時刻,他又會想起神。例如在2005年,阿棠患上抑鬱症,在絕望無助之際,他便開口呼求上帝。

「為什麽會患上抑鬱症,我也不清楚,但相信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之前跟斯敏關係不好,我又有很多顧慮、很多想法、很多比較、很多追求,加上性格上的放任,結果累積了太多不開心的感覺。病發那段日子,我會無緣無故哭得很厲害,控制不到自己的情緒,那種感覺真的很折磨人。」

有一天,正在駕車的阿棠情緒又突然崩潰,他真的受不了,於是把車子停在一旁,仰望長空呼求神。「我在車廂內祈禱,我很用心的求祂,求祂帶我離開這種境況,因為我實在不想再這樣子過生活。」

阿棠形容自己「好命」亦「好好彩」,懂得用這個方法治病,結果神應允了他的禱告,他的抑鬱症在幾天之內便不藥而愈了。最奇妙的是,神在同一時間亦替阿棠修補了一段被他親手破壞的人際關係。

阿棠透露,他曾經用言語狠狠地傷害過一位朋友,雖然心裏後悔,卻沒勇氣向對方道歉,以致雙方也感到很難受。就在阿棠在車廂禱告後數天,這位朋友竟然主動致電阿棠,言談間表示返了教會,學識了什麽是寬恕,故此欲與他和解,阿棠遂「打蛇隨棍上」,立即向對方道歉,就這樣,大家便冰釋前嫌了。

認定神是唯一救主

自此之後,阿棠對神有新的體會,但他仍在摸索階段,直至去年尾,他以高齡拳手姿態贏得「全接觸空手道比賽」冠軍,阿棠終於百分百肯定上帝就是他的救主、獨一真神。

「自從18嵗打過一次比賽,再踏擂台一直是我的心願。近幾年雖然我也有操練,但從客觀條件來看,我是沒有可能勝出的,一來年紀大,二來那段時間我忙於拍劇集、排舞台劇,根本沒有充足的準備。當時我惟有祈禱,求神幫助我,想不到祂真的讓我勝出,太不可思議了!」阿棠激動地說。

為了回應神豐足的恩典,阿棠在今年中秋節作出了「零」的突破,他首次以基督徒藝人身份,參與影音使團向弱勢社群派發愛心月餅的事奉工作;上月又應教會邀請分享信仰。他說:「神幫我這麽多,我希望把自己所經歷的告訴其他人,亦盼望今後可以做個好基督徒,作好的見證。」

萬斯敏 為阿棠流下感動的眼淚

作為阿棠背後的女人,斯敏過去10年,為這段婚姻、為阿棠信主,付出了很多,因此當她看到阿棠願意真心把自己的生命交托給主的時候,她感動得流下眼淚來。

神令阿棠180度改變

「我真的很開心,看見神如此180度改變一個人。我可沒有想過,今天我和阿棠竟然能夠一起事奉神。」

斯敏說,夫婦早前結伴到一間教會分享見證,散會後有很多教友圍着阿棠,最初她還擔心丈夫會不習慣,甚至發脾氣,但料不到阿棠竟然主動為人祈禱,這一幕幕的片段,斯敏看在眼裏,感動不已。

這對夫妻以往有一段很長的日子,連說話也沒多句,但今回接受《天使心》訪問,兩人竟不時在記者、攝影師面前打情駡俏,恩愛之情,教人羡慕。

斯敏不諱言,以自己和阿棠的性格,這段婚姻或許早在10年前便已經完結了,是神一直為他們修補關係,教曉他們如何去愛。

「以前我總覺得有問題的是他,不是我,他亂發脾氣,我會跟他嘈,又或者哭哭閙閙,我經常祈禱求神改變他,卻沒有想過先改變自己。」

這段婚姻不容有退路

直至斯敏在英國留學回來後,上帝清楚告訴她,這段婚姻只能前進而不容有退路時,斯敏決定用另一種方式跟阿棠相處。

她笑言:「當阿棠閙情緒,我便不作聲;當他問我一些極具挑戰性的問題,我便裝傻扮懵,什麽也說不知道! 原來這方法真的很奏效,當一個人沒有對手便無法吵架,他自自然然會合上嘴巴。」

從前的斯敏,亦只懂放大阿棠的缺點,以致看不見他有其他優點。但神藉着約翰福音「那石頭擲淫婦」的故事來提醒斯敏,難道她自己是聖潔無罪的嗎? 既然大家也不是完美的人,她又有什麽資格去批評丈夫呢? 當斯敏曉得這樣想的時候,他對阿棠的忍耐能力又大大提高了。

今天,如果你的另一半還未認識主耶穌,斯敏有這樣的分享:「放手,交給神吧! 只管為他/她祈禱,因為神有祂的計劃、神有祂的時間表。」

斯敏表示,她曾幾何時也用盡自己的方法,希望令阿棠信主,結果壓迫力愈大。但當斯敏願意完完全全放手,神便回應她。「聖經說得很清楚:『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傳16章31節)。我深信,神應許的,從來不會落空!」阿棠的故事,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證明。

從不斷吵架到彼此相愛

天:天使心 棠:歐錦棠 敏:萬斯敏

天:你們是怎樣認識的? 當初為什麽會喜歡對方?

棠:我們是在藝員訓練班認識的。哈哈,我真的不知道為何會喜歡她,說靚她又不是很靚,那時她還倒像個屋邨妹呢! 或者我們有共同興趣吧,大家也很喜歡演戲,又是粵劇愛好者,而且我欣賞她做事認真。

敏:我第一眼看見阿棠,根本不覺得他是我那杯茶,因為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必須有一雙迷人的眼睛,可是他五官最差的,偏偏就是雙眼,再加上那時我剛分手,不想拍拖,但他這個人真的很有毅力,三個月內不斷發動追求攻勢,結果我被他打動了。

一結婚便出問題

天:你們既能走過七年愛情長跑,但為何一結婚便出問題?

敏:以前拍拖,每天只見兩、三小時,當然沒有問題。但當你每天要對着一個人,而那個人又不是自幼跟你一起成長,生活習慣不同,性格上的差異,便很容易產生摩擦。

棠:我相信是因為我們從前沒有真正經歷過什麽風浪,但結婚後,每天要近距離接觸,在加上大家在事業、人際上各有不同的際遇,起起跌跌,便考驗到我們之間的關係。

天:聖誕節對你們來說,有沒有一些難忘的回憶?

敏:有,但卻是傷心的回憶。2000年的聖誕節,我們一起去以色列旅行,阿棠因為亂談政,惹來麻煩,還被秘密警察沒收了passport,當時我真的很驚,結果整個行程,我們也不斷地吵架。

棠:那年聖誕節,的確很不開心,不過,我認為是她不領情而引起的。當時我並不是基督徒,也以心為心,花錢花時間陪她去以色列旅行,但她卻說了很多令人洩氣的說話,說什麽如果今次是跟基督徒一起來便好了! 我聽了之後,真的很不高興。

天:信仰上的分歧,如何影響你們之間的關係?

棠:一度弄得很僵,她有心理準備回轉,我可沒有嘛! 她明知我最怕社交應酬,但有次我放工回家,她竟然帶了20幾名教友來聚會,而事前又沒有徵得我同意,我覺得她很過分,於是更加抗拒她的信仰。

敏:其實之前大家關係也不好,只是我信主後,價值觀跟他愈來愈不同,例如我認為待人是應該出自愛,但他卻很原則化,因此大家的距離便愈拉愈遠。

天:阿棠,你首次是在什麽情況下踏足教會的呢?

棠:2004年,我和斯敏合作一齣歌舞劇,不知怎的,有一首歌,她每次彩排也是無法掌握好拍子,我看扁她,認為她演出時也一定是這樣子。斯敏不服氣,跟我打賭,如果她演出成功的話,我便要跟她返教會。豈料到真正演出時,她的牌子唱得準到不得了,結果我願賭服輸,就這樣,我第一次踏足了教會。

天:第一次返教會,感覺如何?

棠:Uneasy的,因為我最怕教會的朋友太熱情。第一次的感覺雖未至於難堪,但亦不太舒服。講道那部分我還可以,但唱詩歌便受不了。

敏:他很執着,認為詩歌不合平仄,弟兄姊妹又唱得難聽。

在基督裏找到真愛

天:經歷了這麽多,你們終於有共同信仰,現在有什麽感覺?

敏:以前,許多時候我也猜不透他的心在想什麽,但當他真真正正成為基督徒之後,尤其最近幾個月,我們每晚一起祈禱,我了解他更多,有很親密的感覺。

棠:重燃了我的愛情感覺,在基督裏,我知道這是True Love,我真的需要她。

天:今年聖誕節將如何度過?

敏:我要演出兩套福音劇,另外,亦要替五、六間教會分享見證。雖然忙碌,但我認為最有意義的聖誕節活動,就是去事奉神,令更加多人得着福音,因為既然這個福音可以幫到我倆,我也希望它可以幫到其他人。

棠:絕對同意,如果屆時有時間,我也會到場為她打氣。

-- 以上內容來自2008年12月 天使心 Vol.31 封面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