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錦棠 我不是茶煲佬

撰文:麥嘉莉 攝影:黃錫泉 美術:Nel

直到現在,仍有不少人覺得歐錦棠是個麻煩人,這多少與他以往的新聞有關。

七年前的他凡事抱不平,在亞視效力期間因炮轟公司而開罪高層,最後被提前解約,這種性格似曾相識,有點像兒時愛看的卡通片《藍精靈》中的牢騷王。

其實牢騷王也有其可取的一面,凡事都有兩面睇,他對工作的執着怎麼不可以說成是認真? 香港地一樣米養百樣人,有人做事得過且過,有人對工作的要求超高,大家的標準不同。

歐錦棠無論對自己或別人要求一樣高,但他見過鬼怕黑,今時今日不再狠批別人。

好像早前他與唐寧傳出緋聞,他只是淡然回應兩人的師徒關係,若換轉是七年前,他不破口大罵才怪,還心平氣和出來解釋,休想!

經一事、長一智,從前脾氣暴躁的他怨氣全消,即使受到不公平對待仍沉得住氣,這二千五百五十五日,他並沒有白過。

《洗冤錄II》剛剛播完,歐錦棠不是第一男主角,但他佔戲甚重,飾演驗屍官歐陽震華的徒弟,戲中的他教識徒弟無師傅,更串通外人陷害師傅,最後原來是一個局,他為了救師傅才扮奸,最後當然變回好人,觀眾一邊看一邊罵,罵他飾演的角色賤格,當中以師奶觀眾反應最大,但又無可否認他演技出色,無綫官方網頁留言板,更有不少觀眾留言大讚他。

我感恩

作為專業演員,最大成就莫過於得到觀眾認同,歐錦棠在亞視期間,做過《睇真D》主持、做過亞姐司儀,也參演過不少劇集,可是付出的努力卻被負面新聞一一蓋過。2001年他加盟無綫默默拍劇,雖然只是二線角色,但看得出他很用心去做,每一個演出機會他都珍惜。「加入無綫後,拍過《烈火雄心II》、《洗冤錄II》、《十萬噸情緣》、《牛郎織女》等劇集,我覺得公司對我很好,安排我演的角色都是討好的,就像《洗冤錄II》的鄒子龍,這角色有幾重性格,起初有點搞笑,後來又奸到出汁,結局又會變回好人,可見公司很保護我的形象。」

我快樂

以前的歐錦棠,遇上看不順眼的事情,都會不平則鳴,現在一切交由上天安排,人自然活得更開心。「我近年的確開心了很多,以前不快是因為外來因素影響,我不是計較工作的多與少,是工作過程中是否開心。這幾年我把自己的生活都交給上天,我信基督,由小到大都是,晚晚都祈禱,才發現以前信心不大,甚麼都得靠自己,但有很多東西是自己控制不來,現在我懂得把開心與不開心都交給祂,人輕鬆了,這樣反而解決到問題。」

我認命

「順其自然」,這四個字說來容易,但人真的可以順其自然嗎? 「我深信諺語《Murphy's Law》『梅菲定律』,要發生的事總會發生,避也避不來,好與壞我們都要接受,有些人經常祈禱,希望上天賜些甚麼甚麼給他,這樣與黃大仙有甚麼分別,上天安排的一定有其意思,我們只要按照自己的能力去做便是。」

我硬淨

歐錦棠外表硬淨,有幾硬淨? 翻查他的資料發現他曾在回歸晚會中,在後台憤怒得一搥打爆玻璃,便可知他的硬淨程度,這當然與他自小習武有關。「學打功夫很辛苦,而且要受皮肉之苦,為何我要攞苦嚟辛,這個艱苦過程是一種鍛煉,習慣了艱辛,面對困難的時候便能應付,小孩子渴望長大,但經不起挫折,學功夫便可以訓練他,讓他受點苦,將來的日子會易過一些。」

我堅持

人人都說歐錦棠脾氣壞,他有着藝術家的特質,對人冷漠,也只是自我保護的一種方法。「我外表是不易親近,亦不會主動去交朋友,別人也請不要隨便走過來與我搭訕,你愈刻意我只會愈走開,始終做朋友講感覺,交朋友與工作一樣,只要我不喜歡,你給我錢我也不肯妥協,凡是我不喜歡的事,我都不會去做。」

這樣的性格,在娛樂圈的而且確很輸蝕,歐錦棠究竟有沒有想過自己不適合在娛樂圈生存? 「我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不適合在娛樂圈發展,亦沒有想過要轉行。我知道有些傳媒很驚我,但我不會解釋我是一個好人,我份人最不會假裝,或者有人憎死我,有人不喜歡我,但不要當我是馬騮般,有時在街上有人望實我,我會問他望夠了沒有? 不過心情好就例外。有次與太太萬斯敏去酒樓飲茶,有個賣點心阿嬸望着我狂笑,我對她說,我叫你拿點心給我,不是叫你笑呀! 」看來他真的不好惹,尤其是他心情不佳的時候。

我滿足

自九六年開始,歐錦棠活躍於舞台之上,此後他發覺自己屬於舞台,原來電視與電影都未能滿足他。「舞台劇真的不易做,變化可以很大,我終於找到自己應做的事,拍電影與拍電視劇都不是我最想做的事,舞台劇的角色較有深度,我可以體驗整件事,現場表演帶給我很大的滿足感。我最喜歡的歌劇《歌聲魅影》,我看過三次,每次幽靈唱到某一個位置我都一定哭起來,一星期公演六晚,其中一日加日場,公演了兩年都可以晚晚做到同一個情緒,是多麼令人感動的事,感覺真的很深刻。」

我投入

演員的情緒會比平常人容易波動,歐錦棠原來感情豐富,可能比女人更眼淺。「就算看山口百惠主演的《伊豆舞孃》,我都會哭到拆天,做演員感情不夠豐富,又怎樣去感動觀眾,無論傷心抑或開心,我都表露無遺。每次演戲我都全情投入,所以做完舞台劇後兩天我都會自動失蹤,因為我心情會好低落,需要時間去平伏。」

我收火

歐錦棠以前的所作所為,絕對可以用「火爆」來形容,有關他的新聞,都有「炮轟」、「拂袖而去」等字眼,但只要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便清楚他的出發點是出於好心。「這幾年我意識到破口大罵又怎樣? 對人對自己一點幫助都沒有,我承認當年年少氣盛,完全是為了正義,認為不公平便挺身而出,看不過眼以為站出來Be A Man,但原來這樣做是沒有意思的。現在我只會做好自己,演好自己的戲,不會再出聲罵人,做個好榜樣給人看,對事情或者更有幫助。」他坦言過檔無綫後,朋友比在亞視時多。

我進取

有些演員會以獎項來斷定自己的成就,歐錦棠卻只着重滿足感。「我是一個藝人,只要觀眾覺得我是好戲之人,我已經心滿意足,挾電視演員做舞台劇主角,並不是要獲獎,我寧願要成績。不過我最大心願是進修,因為我驚自己愈做愈無料。」

我虛無

太太萬斯敏兩年前跑去英國留學,夫婦兩地相隔,感情竟比朝見口晚見面還好,當年因為相處出現問題,大家選擇了短期性分開,歐錦棠至今仍最愛太太,只怕再一起生活時會不適應。「斯敏會在今年八月回來,其實我怕大家都不適應,因為我們都很獨立,如果問我會否因為迎合太太而刻意改變自己的性格,我會答真的很難。刻意去改變與遷就可以維持多久? 但我會盡量做到最好。我需要感情,但我不會完全投入,因為感情很虛無,不能夠永遠依靠,這個世界任何東西都是虛無的,健康亦可以突然消失。」

我是功夫佬

眼前的歐錦棠怨氣全消,他說以前的他已是過去式,現在是進行式。無論以前抑或現在,歐錦棠依然自我、硬淨。

他認為老虎幾馴都是老虎,你踢牠一腳,牠一樣會還以顏色,訪問到尾聲,他還是補充一句:「我係功夫佬! 」

那是否說明容忍有限度,你試試惹怒他,看他會不會一拳打扁你?

雖則學武之人注重強身健體,比平常人更加堅毅,但歐錦棠始終是歐錦棠。

-- 以上内容來自 3周刊 - 第181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