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開始歐錦棠

認識歐錦棠是亞視年代,亞視給予他知名度,但他對亞視充滿氣憤;兩年前他過檔無綫,無綫給他機會做主持、拍劇集,雖然猶未見成績,但他卻對無綫感激不盡,而且認為給他重新的機會。

歐錦棠在圈中打滾多年,總給人硬頸、率直、不願妥協的感覺。對於別人的看法,歐錦棠覺得無所謂,還用一個「Hae」字來形容現時的心態。看似這種隨意的態度,對在這個五光十色的娛樂圈中生存好像並不適合,但放在歐錦棠身上,卻適合不過,而且更為他帶來不少機會。

無綫電視

歐錦棠兩年前得罪亞視而被解約,外間眾說紛紜;但在他心目中,離開亞視是一件好事,「亞視不停轉管理層,想好都幾難。相反無綫始終係大機構,樣樣事都有係統得多,而且當時佢哋搵我(簽約)非常有誠意,而且條件又好。我唔需多考慮,便動筆簽約。」離開亞視後,他並沒有空閒下來,就是接Free-lance(賺外快)都已忙過不停。「離開亞視後,我一直有接大陸的電視劇來做,再加上又幫報紙寫嘢,又做出版商,更有機會嘗試做舞台劇,所以生活非常充實。」

在言談間,發現歐錦棠對於亞視的一切,總不願多談。但一提及無綫,他卻跳脫起來,「無綫對我真嘅很好,給予我好多時間,而且懂得能放能收,一定唔會讓Artist曝光過度,好似我初簽約時,無綫就只俾我做主持,一輪時間後,才安排我拍劇。」

截拳道

眾人皆知李小龍是歐錦棠的偶像,歐錦棠說從李小龍的截拳道學懂很多做人道理,在他心目中李小龍是天使,上天派他落凡間傳遞訊息,歐錦棠就是因李小龍而啟發了思想。「這一秒過去咗就係過去咗,冇得挽回,點解覺得可惜? 其實每一刻你已經賺咗。世界就係咁,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無形中消失,但又唔可以代表我做人太灰,只係覺得有點無奈。有啲人經歷太多又遇上挫敗,後來可以爬番起身,但自以為是,信心十足、唔聽人講,呢種人就最危險,因為衰執着;地球自轉,代表着周圍事物不停改變,世上並無嘢係永恆嘅,所以做人冇必要咁執着。你唔執着,做人都唔會覺得咁難堪。」

李小龍

除了截拳道外,歐錦棠更搞了一間紀念李小龍的「小龍館」,但原來這只是為了一啖氣,「當時市政局提議興建『小龍館』,但有啲社會人士如鄭大班(鄭經翰)等大事抨擊,當時我好嬲,究竟呢個係乜嘢政府,淨得個講字,於是我發誓要全世界睇住政府出醜,決定喺三個月內開『小龍館』,終於佢哋跌晒眼鏡,我搞得有聲有色之餘,連伊朗電視台都嚟訪問,甚至日本更大肆報道,喺呢一年,得益嘅係世界各地朋友,俾佢哋知我哋有一個咁威水嘅人物,亦俾一些香港年輕人認識李小龍嘅威水史,甚至俾一些年老嘅人的回憶。」

「小龍館」只維持了一年便結束,歐錦棠解釋不是金錢、時間問題,這一年已足夠令政府顏面無存。

以色列

現在的歐錦棠處事態度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他更用一個「Hae」字來形容,原來這種態度因為某年某日令他真正體會到對任何事都不再執着,「2000年1月1日,我同老婆去了巴基斯坦、伊斯蘭,以及『聖地』以色列,嗰一刻我獨坐一角,見到啲軍人持槍個樣,就令我想起搶花炮嘅例子,當搶到花炮後,條村就覺得好威,但威咗一陣咪又係不外於是;又例如正搶得緊張嘅時候,突然間一方話唔玩,讓俾你,條村係冇面,但咪又係要生活;而且對方總覺得你一定有陰謀。人就係咁,成日都你算我、我算你;但點解要咁? 點解要鬥? 點解要爭? 『聖地』係一處象徵和平嘅地方,點解要變為一個戰地? 」

死對於歐錦棠來說,並唔輪到他諗:「怕唔怕死? 呢個題目係我四、五歲時已經諗,當時會諗死咗會點? 意識中覺得好慘、好恐怖,不過呢方面原來唔輪到自己去諗,人生在世,就有意義生存。」正因這一天的反思,令歐錦棠猶如脫胎換骨,再度重生,任何事都不再執着。

萬斯敏

萬斯敏是歐錦棠心目中一個很重要的人,每當談到萬斯敏,歐錦棠的態度總會來一個一百八十度改變。結婚數載,歐錦棠與萬斯敏很獨立,甚至很少一起出現同一場合。現時萬斯敏身在倫敦讀特技化妝,一去便兩年,對於要維繫夫妻感情,實在是一大考驗。「感情要變,我無可改變;平時老婆會Send E-mail 給我,有一日佢突然寄了封信俾我,信一開頭就寫:我老公,唔會有改變,永遠都好忙、好忙、好忙……嗰刻個心好Hurt,懷疑自己對老婆是否公平,是否忽略了她? 」歐錦棠強調老婆寫了三次「好忙」,他自言自己很幸運,在市道低微下,他仍有劇開、有稿寫、舞台劇照做;甚至他打算出書做作家,「我打算出一本講婚姻嘅書,描寫兩個人嘅生活態度係不停學習中,人永遠要學習,而家構思緊本書嘅形式,或者會加插插圖,而且會自己一手包辦,代表我對老婆嘅一份心意。」

1959

除了出書外,歐錦棠更密鑼緊鼓籌備他的《1959》電影係列之三,「第一齣《1959》反應良好,電影本身唔係用來賺錢,只係為了興趣,第三集都會圍繞住李小龍,但要表達嘅主題,就需要觀眾自己思考,全齣電影將會自編自導,至於演出,就可能搵一啲新面孔,不過Eric So(Action Figure紅人)就已答應做電影嘅Art Director。」

蠻牛

認識歐錦棠已有六、七年,亞視時候的他,總予人一種「蠻牛」的感覺;今日的他,同樣有一種「蠻牛」的感覺,但這隻「蠻牛」已不會橫衝直撞,反而會懂得偷得浮生,停下來思考一下;在娛樂圈他沒有知己,甚至在其他人眼中他一無是處,但他卻活得快樂,而且甚為滿足,這就是歐錦棠。

拍攝中途,巧遇一位九十多歲的婆婆,婆婆的燦爛笑容,令歐錦棠不期然走上前與她來一張合照。

-- 以上内容來自 3周刊 - 第118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