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傳奇》精彩背後 廣播處長黃華麒:求變求真

香港電台製作紀錄片《功夫傳奇》已播映了4集,先後以武當、少林、詠春與洪拳為主題,引起的迴響是功夫迷與非功夫迷的討論;從高收視成績亦反映了節目的受注重程度。最後一集「太極」將於本周六(10日)晚上7時30分在翡翠台播映。

5集合共5小時的節目,是籌備與拍攝長達一年時間的心血作品。過程是折騰的創作,漫長的資料蒐集與難以預料的拍攝障礙。對觀眾而言,《功夫傳奇》是好睇的節目,原來好睇的電視節目背後故事,精彩程度不比鏡頭前遜色。在廣播處長黃華麒帶領下,《功夫傳奇》是港台節目的變革,從理念到實踐,監製倪秉郎與導演夏桂昌帶來功夫背後的信息。

險些胎死腹中

廣播處長黃華麒稱,《功夫傳奇》是新拍攝手法的紀錄片,他要求改變基本觀念,以另一種形式製作更吸引觀眾。過程是起伏有波折的,需要時間調校。試驗過程中,他對港台同事的耐性與熱誠表示讚賞。他們不斷嘗試效果、修訂,半路更覺得很累;最後黃處長提出最後限期,未有適合方案便擱置計劃。這成了關鍵的轉捩點,最後獲通過了。由構思到實踐,中途險胎死腹中,黃處長說:「創作過程就是冒險,不能怕失敗,客觀冷靜的分析與聆聽意見。」

漫長資料蒐集

紀錄片的資料蒐集過程、求真是絕不簡單,特別是港台節目以製作認真見稱,節目內容的一句一字也錯不得。

《功夫傳奇》的籌備是一年前,經過長時間的資料蒐集,至去年11月才正式開工拍攝,中途的變更與修訂,最後一集的「太極」更是剛於上星期才完成拍攝。有異於其他電視台紀錄片的製作,例如,亞視《尋找他鄉的故事》是攝製隊到了當地邊拍邊找資料,《功夫傳奇》則是先找足資料、確定內容,有故事大綱才拍攝。

製作費每集70萬

認真的拍攝不代表製作成本貴。黃處長表示港台電視節目對製作成本有監控,《功夫傳奇》的製作費,跟香港同行的水平計算並不貴。

他說:「節目前期的製作較長時間,因內容接觸面廣。Discovery與國家地理頻道製作一集一小時單元紀錄片的製作費是100萬美元,甚至200、300萬美元一集。現在《功夫傳奇》平均一集製作費是70萬港元左右,比港台其他紀錄片製作費高兩成。」

有劇力的紀錄片

「《功夫傳奇》播了數集,是很多人談論的紀錄片。過往港台也製作過功夫題材的節目,如《元班人馬》,今次不同之處是講故事的手法。世界級的紀錄片是以圖畫講故事,功夫動作切合了這要求。還有,好的紀錄片選材好重要,以人為本,要有強而有特色的人物。《功夫傳奇》有追尋真功夫的發展過程、挑戰到最終目標結局的元素,這就是有骨幹的好故事。」

第3集的《功夫傳奇——詠春》籌備時,電影《葉問》大熱,同是表達詠春功夫;問黃處長在真實與虛構間,會否因電影受歡迎而處於兩難的疑慮? 他說:「紀錄片是真的,外國很多受歡迎紀錄片不比戲劇遜色。雖然真,但也要研究講故事手法,要有劇力、吸引力。」

《功夫傳奇》的成功,只是港台革新節目的開端。黃華麒表示未來港台的文化節目,或較嚴肅的公共事務節目如《城市論壇》、《激辯》等,也會以更吸引的方式製作。

--

監製倪秉郎:誠意尊重打動隱世高人

好的紀錄片為觀眾提供真確的資料,同樣要吸引觀眾。以人物與故事發展為紀錄片的新包裝,監製倪秉郎認為動作的影像最吸引,故提議拍《功夫傳奇》。

嚴選題材人物

「功夫節目拍過很多,連BBC也有功夫節目,但不同文化背景,他們對功夫的見解或對中國武術的文化、哲學,至武術境界都不會涉及;《功夫傳奇》則滲入了這些信息。決定拍攝便由我找拍攝題材與主線發展的人物,這些也是劇本。由於香港觀眾對中國功夫的感覺距離會較遠,加入人物故事發展更容易掌握,會引起共鳴。」

「首集以武當功夫為主題,特別選擇了其他媒體沒有多介紹,被譽為武當鎮山之拳的『太乙五行拳』。這套拳是溥寰(漢名金子弢)於1929年上武當山隨李合林學武當太乙五行拳,一直秘練不傳;直至1980年才有機會公開。這些有歷史根據,有別於內地某些武術是難辨真偽的。到了武當參觀過多間武術學校,不少有博宣傳成分。我們睇中一間才開辦不久的學校拍攝,有學生嚷著要返家,便有衝突的元素。」

真功夫真比試

「坊間有很多自吹自擂的師父,開學校又推出影碟,但功夫有多少,行內人很易看出。邀得鍾雲龍道長亮相並不輕易,在香港的聯絡外,亦親自上山邀請。這輯節目的導演夏桂昌過往曾拍攝道教的節目,了解道教文化背景,終獲道長答應。不過一套拳難支持整整44分鐘的節目內容,故加了劍與輕功,讓節目更豐富。」

有受訪對象,主持不可缺。「武當」這集安排了兩名主持歐錦棠與李嘉,送了他們上山學武。夏桂昌說:「安排有武術根底的主持學習一門新功夫,讓他們體驗外,但不一定認同新學功夫,正如李嘉是玩搏擊的,他可以抱挑戰者的心態,人物性格會展現了矛盾與掙扎。最後他對學習新品種武術獲得了啟發,希望觀眾透過故事也獲啟發。拍攝時主持跟道長、徒弟的比試是真打的,也擔心拳腳無眼有人受傷,唯有預先提示雙方不要打要害部位,準備工夫特別仔細。」

懸崖練功震撼

《功夫傳奇》第2集「少林」,監製倪秉郎揀了到嵩山三皇寨找少林禪武醫第十八代傳人釋德建禪師,他是少林武功隱世高人。倪秉郎說﹕「我看到網上討論區也有人鬧我,說少林寺有更多勁功夫。但我希望拍攝原始、真實的少林功夫,而不是表演形象的功夫。」拍攝「少林」也有難度,釋德建禪師練功的地方是寺的簷頂,有可觀性。曾有電視台往拍攝卻以獵奇式處理,令禪師婉拒了港台的拍攝要求。可幸香港電台的導演馮家良明白禪師的境界,一針見血地指出該電視台不明白禪師練功的無生無死境界,禪師認為導演了解他,故回心轉意,完成在懸崖之巔拍攝練功震撼的一幕。

「禪師與道長答應拍攝,但他們不會多講往事,主要講武術思想。在『少林』那集卻有意外的故事,是釋德建禪師的大徒弟,他曾還俗下山結婚,結果闖了禍,再上山求師父原諒,並獲接納。初時也想不到他肯講出來,經導演與他一星期的相處而答應回憶往事,是令我感動的故事。」《功夫傳奇》做到有故事發展又有人味,就是廣播處長黃華麒所指是真實又有戲劇結構,講故事手法拍攝的紀錄片。

重踏擂台難得

第3集的「詠春」獲18點(約115萬觀眾)的高收視成績,邀得20多年沒有上擂台的詠春師父雷明輝跟主持施祖男對戰成熱話。港台綜合節目總監程佩琪透露,這集是《功夫傳奇》最先拍攝的,最初構思是由施祖男連貫中5集主持,學5種不同的功夫。由於拍攝會到寺廟等地方,跟他的宗教信仰有衝突,後來改為每集不同主持,導演正好分頭拍攝,製作期也縮短。

「詠春」的拍攝除了施祖男學詠春,亦有他跟師父和師兄弟接觸相處的感覺,點止介紹功夫咁簡單。提到說服雷明輝師父重踏擂台,倪秉郎稱,雖節目開拍之初有故事大綱,但中間遇到難預料的變數只有且戰且走。拍攝中獲得雷明輝師父的信任,從心尊重人與尊重事實,結果讓觀眾看到這場難得的比試。

--

讓觀眾感受功夫內涵

《功夫傳奇》監製倪秉郎是太極高手,促成《功夫傳奇》的誕生,跟他熱愛中國功夫武術有關。「當初計劃拍攝10集、每集半小時,介紹 10 種功夫的節目,但黃華麒處長覺得功夫有文化內涵,提議拍5集,每集1小時介紹功夫的節目。結果揀了介紹武當、少林、詠春、洪拳與太極。」

「我看關德興的《黃飛鴻》長大,還有張徹、劉家良與1980年代的功夫電影,但總覺得功夫不是這樣的,功夫的文化和內涵這個層面是沒有接觸。看傅聲的戲,勉強看到洪拳和蔡李佛,但流傳甚廣的故事究竟是真是假?所以《功夫傳奇》就從這裏出發。」

「中國武術是悲劇」

《功夫傳奇》有別於一般介紹功夫的節目,以深入淺出去介紹每家的功夫。但另一方面透過訓練過程、階段去鋪排,有戲劇感,但其實不是戲劇。

「在資料蒐集的過程中,我覺得中國武術是悲劇,數次的時代轉變,令中國功夫轉移到其他國家。外國人對中國功夫更專注。有人說20年後,外國功夫會好過中國功夫! 近年香港的武打明星,甄子丹、安志杰與伍允龍也是外國長大的。」

倪秉郎又表示,曾接觸一名內地鐵拳高手。他說:「這個人雙手練到鐵一般硬,雙手不停撞擊硬物,如牆角、鐵通,說不打就會身痕。由於鍛煉過程太恐怖,過去20年,都沒有人肯跟他學。」

李小龍的截拳道

《功夫傳奇》叫好,添食是觀眾的要求,還有很多中國功夫還未介紹,如李小龍的截拳道也未亮相? 倪秉郎說:「添食與否由老闆決定。至於李小龍的截拳道是集中西武術,拳是Boxing,側打是空手道,正面是詠春的黐手和直拳。要是拍《世界武術大觀》,便考慮拍截拳道。」

-- 以上內容來自 2010年7月8日 明報 --

>>錦棠作品 - 功夫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