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角勾心》公演前波折重重

新晉非牟利戲劇團體「阿盧製作」創團作品,公演前波折重重。不僅面對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導致市民減低消費能力,更甚者,劇團在開演前,收到資深戲劇人黃浩義的警告信,指劇團侵權,要求劇團停止使用《勾心鬥角》作為American Buffalo的中文譯名,否則予以法律程序解決。

就侵權一事,劇團創作總監盧俊豪發表聲明,由於希望儘快平息時間,決定易名為《鬥角勾心》。劇團其後徵詢律師的法律意見後,已去信美國,並獲得Samuel French Inc.同意劇團以《勾心鬥角》作為American Buffalo中文劇名。因此,較早時有關黃浩義先生對劇團的指控,並不成立,劇團保留追究權利及一切損失。

盧俊豪更補充,鑑於本地政府有關機構,沒有為本地曾上演的劇目提供註冊機制,劇團無法得悉或證實該劇的中文譯名版權是否為黃浩義先生所有。他強調,作為本地一個非牟利的藝術團体,只是希望將當代優秀的劇目,推介予本地觀眾,與公眾分享生活上的點滴。

劇中語言音樂感強

《鬥》劇的兩名導演盧俊豪及王敏豪對如何處理劇內精煉的語言,不約而同地表示會著重呈現劇內語言中的音樂性。王敏豪強調,劇作家以大量的文字、對白表達了具音樂性的節奏感,他期望觀眾可透過角色的情感、肢體及語調等具象徵的處理和設計,接受和代入三名劇中人的世界。

歐錦棠:解拆語言背後真義

劇內的主角教頭(Teach)由歐錦棠擔綱,他表示《鬥》劇是他入行以來,最具挑戰性的角色,並指出在他的舞台生涯中,曾接觸不同類型的劇種,無論是獨腳戯、古裝、民初等,有不少是要處理大量文縐縐的對白,他在短時間內,便能適度地處理劇中人的情感、演繹節奏、技巧等。對於《鬥》劇,他直言在接到劇本後,初時是低估劇作家在文字上的功力,但當再細心研究文本及排練時,便發現要呈現劇作家在文字上的暴力性,不是容易的事。因此,在彩排時,他亦不時與導演及對手溝通,解拆劇內語言背後的真義。但是,對於有機會演繹如此優秀的劇本,他表示非常高興。

鄭家俊:劇本精煉對白簡短

飾演波仔的年輕演員鄭嘉俊指出,劇作家向演員提供了極大的思考及想象空間。如他在劇中的對白,大部分是短句,很多時甚至只有一或兩個字,兼且停頓空間較多,他表示從沒有遇到這樣精煉的劇本。不過,對於如何在既短且促的對白上,掌控情緒、表達角色,使觀眾了解角色在對話中的內在考量狀態,該劇在演技上,給予他一次極佳的鍛煉。

--

經濟疲弱 何解創團 創作總監話你知

資深戲劇演員盧俊豪從事戲劇工作逾廿年,何以在這風雨飄搖、經濟低迷的日子,大展拳腳,創立「阿盧製作」?

的確,「阿盧製作」是在2008年暑假創團的,當時本港仍未出現金融海嘯,但事情既然發生了,我與其他香港人一樣,發揮逆境自強的精神,因為我深信「世上是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至於成立「阿盧製作」,我只覺得人長大了,是時候出外闖闖,而這想法,亦獲各方好友支持和鼓勵,因此成為我今次的起勁原因。

從「阿盧製作」的成員職銜上看,發現有別於本地藝術團体,這會否有特別的意思?

不錯。我們作為本地僅次於「香港話劇團」及「PIP文化產業」的第三個劇團恆常地附設戲劇文學部門的非政府資助戲劇團體,為擺脫公眾對戲劇表演存有「高深」、「小眾」的謬誤,日後期望透過出版、研討會、座談會,推廣本地戲劇文學的發展。

作為創作總監,你對自己的劇團有什麽願景?

我一直認為舞台是一個為公眾提供娛樂及分享人生點滴的最佳部落,這可從我們的標誌體現。

-- 以上內容來自2008年12月21日 星期日明報 --

>>錦棠作品 - 鬥角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