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十年-空間

十年對很多人來說或許不算什麽,但對於劇場空間,除了是一個紀念,更是一次自我檢討和一小階段的回顧。我們在香港文化資源短缺的情況下,一直獲多個政府部門支持,雖然資源仍未如理想,但至少這些支持減輕了我們某些負擔,可以讓我們盡情隨自己的理念發展。

創作翻譯劇 翻譯創作劇

劇場空間一直以演繹翻譯劇為路向。為什麽我們選擇翻譯劇而非創作劇? 是「外國的月光特別圓」嗎? 其實,翻譯劇原來也是其他地方的創作劇,分別只是本地創作跟外國創作而已。香港小小彈丸之地就已經出產了多齣經典劇作,然而外國出色的作品更有若浩瀚大海。我們挑選當中優秀之作推介給香港觀眾,希望為豐富本地戲劇種類、推動藝術文化出一分力。外國語言不可能百分百跟廣東話對譯,在翻譯過程中亦很講求譯者的創作性,故翻譯劇亦非全無創作性可言。

一般認為高深的翻譯劇,其實十分生活化,例如來自愛爾蘭的劇作《老竇》,講述父子關係一樣可以溫醇細膩,類似題材,我們可從不同文化、不同背景、不同角度探思,擴闊視野。戲就是生活,人物關係、社會現象等真實貼身的題材處處皆是,根本無分國界。我們相信優秀劇本皆具宇宙性,能超越時空、超越國界。然而,優秀劇本需接受時間的洗禮,久經試煉修改才能琢磨出經典劇作,對於我們,希望不斷為觀眾演繹出色劇作,所以多選擇現成的優秀外國劇本。但同時,我們亦嘗試製作劇場空間出品的創作劇,如《大刀王五》、《細鳳》、《黑盒內的易卜生》、《哲拳太極》等,希望以充足時間構思,為香港觀眾製作高質素劇作。

醖釀鉅獻

劇場空間十周年,矚目鉅獻是於9月上演的《紐倫堡大審判》。我們幾年前已盯上這劇本,一直覺得要把它搬上舞台,預備工夫決不可馬虎,否則只會浪費這樣好的劇本。這幾年間,我們不斷豐富經驗準備這製作。踏入第十個年頭,我們自覺各方面水到渠成了,便將之呈獻給香港觀眾。

《紐倫堡大審判》取材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對納粹戰犯的審判,是人類史上第一個國際軍事法庭。當時有十三輪審判,最轟動的當然是首輪對頭號納粹戰犯的審判。但編劇艾比·曼盯上的不是這場最知名最矚目的審判,反而是稍後對德國法官的審判。1959年艾比根據這輪審判及數個納粹時期轟動一時的案件,寫了這個劇的電視劇本,又於1961年改編為電影,即摘下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等多個獎項。站在頒獎台上,艾比直說他下筆的動機:「一個稱職的編劇的責任不只在於娛樂觀眾,還要關注他身處的世界,或許,他甚至可以改變世界。」

艾比的著作以從獨特的觸覺揭示社會見稱。劇中控方律師、被告方律師、被告人、法官、證人、美國軍官、德國小市民各據立足點。當生命受到威脅,當國家瀕臨崩潰,當民族飽受凌虐,迷失公義是否情有可原? 第二次世界大戰全球五千七百萬條生命拼湊出來的歷史,轉身便會被各國當前的利益所淹沒嗎? 庭上討論的不再是是非對錯,不再是事實真相,而是作為人類,我們最珍貴的價值究竟是什麽?

2001年,艾比改編了舞台版本。期後,發生九一一事件、伊拉克戰爭。為何艾比四十年才重新執筆改編劇本? 是否一如他在頒獎台上所說,他想改變什麽? 或許,他想喚醒某些已被遺忘的東西。

-- 以上內容來自2008年8月31日 星期日明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