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歐錦棠下午茶

年尾接年頭這兩個月,歐錦棠前前後後參與3套話劇演出。他不是第一次如此劇接劇的演出了,去年特別向電視台請了4個半月假做舞台劇。今年則要邊拍電視劇邊排戲,他坦言並不享受。

「拍電視劇已無得享受,每次都是差不多的劇本、差不多的演技;舞台表演卻可以讓我做回一個有時間準備演出、可以跟導演和對手嘗試不同演繹方法的演員,所以是一種享受。」

不過,今次因為各劇的演出時間臨時更改,堆在一起,令他疲於奔命。訪問這一天,上午排一套劇,中午跟人談電影的事,下午又去排另一齣劇。最慘是香港的話劇演出,一齣只做3,4場,好的話或許有機會重演——只是或許。

「剛演完的《麥迪遜之橋》,話就話會重演,不過誰知道? 這類愛情劇本實掂,觀眾看得投入。

「快要公演的《奇異訪客》 ,我肯定套劇會給觀眾一些思考,但到時又有人可能會話深,唔鍾意。」

不過他都懶理了,現在只隨己意行,想做乜就做乜。例如2005年想到法國影相籌辦攝影展,他便膽粗粗寫信給法國領事館找贊助,就這樣取得免費機票。

「真係你敢問就得,人家還不用我鳴謝他們!」他說。

又例如上個月即使又要拍電視又要做舞台劇,仍冒著破相的危險,參加全接觸空手道邀請賽。結果周身傷,就一張臉沒事,還贏了重量級比賽。

「這是今年最開心的事。」

開心,是因為在競技場上,他找到了傳統的中國武德,就是比賽時打不留手,但比賽前後各選手依然互相尊重,是一場fair game。

「這種公平、尊重,我在所有工作上都從未見過。」正如說到將要演出的話劇式棟篤笑《死佬日記》時,他說: 「我知好多人都戴住有色眼鏡睇我,說我做不來。」

不過他也懶理,反正贏了空手道比賽,他自信大增——原來自己還未去到極限。今年他計劃當導演,己着手籌備。還有,去年本已獲澳洲某學院的演藝高級文憑課程取錄,之不過後來因要演出電視劇而作罷……

「總之我好滿意自己的生活,好滿意目前的生活方式。希望往後各方面的發展都可以大一些,想做乜就盡量去做。」

撰文、攝影:王海瑩

-- 以上內容來自2008年1月2日 香港經濟日報 --

>>錦棠作品 - 麥迪遜之橋 | 奇異訪客 | 死佬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