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太極

文:古康玥 圖:董玉金 編輯:元敬德

在內地,太極拳常被人稱為哲拳。這也不無道理,「太極」一詞本就從《易經》這古典哲學著作而來。宋人周敦頤所撰《太極圖說》,更提出以太極為中心的世界創成論,指太極為最初的實體,其一動一靜產生陰陽和宇宙萬物。故此,在中國人的文化裏頭,太極絕對有着非一般的地位。通常3年才創作一套原創劇的劇場空間,也開宗明義地以《哲拳太極》為題,講述一個中國人的故事。在100分鐘裏面,與觀眾鑽研出一套完美的太極拳。

2001年,劇團曾演出《大刀王五》,上下都感到非常滿足。自此,大家對那種功夫戲、陽剛氣念念不忘,經常向康文署(相關新聞 - 網站)「推銷」這類型劇目,到了去年終於落實討論。但,中國功夫門派眾多,為何選擇太極呢?

「太極有很多種,吳家拳、楊家拳等各有特色,這些本身都是創作來。」導演張可堅認為,不同宗派的太極,都是基於原本的太極加以變化,於學習後轉化成自己的一套,這一點極為有趣。

於是,劇團便以太極為骨幹,編寫了這樣的一個故事:為了「強種救國,禦侮圖存」,北伐將軍張 之江聯同愛國將軍馮玉祥及北大校長蔡元培成立了中央國術館。因心結而退隱江湖的太極高手于正,盛情難卻下接受了國術館教務長一職,但無心戀戰的他,遭同僚排擠。

在這個國術館內風起雲湧、國術館外紛爭割據的時代,一場又一場門戶糾紛、軍事風暴隨時爆發。究竟太極拳的捨己從人,是以弱勝強,抑或只是束手待斃?

求平衡 不求極端

張可堅說:「太極某程度上反映了中國人的文化。籠統點說,中國人受儒家思想影響,講求中庸之道,而太極陰陽相濟,求平衡不求極端,不正是種反映?」由歐錦棠飾演的于正,就是一個處於失衡狀態的人。

「江湖傳聞,于正的祖父偷學人家的太極。當初是偷的,但後來被發現,那人卻直接教他,這可說是一件美事。但于正很討厭別人這樣說,於是周圍挑戰人。當比武印證了自己時,信心大增,很進取……」歐錦棠指,太過進取,其實已漸漸偏離了太極的本義。

「後來于正遇上了蘇雷。蘇雷是一個意像人物,象徵了中國的武德。他用行動希望于正改變,怎料自己留手時,于正卻出重手,因此而身亡。」

你推我讓 你進我退

《哲拳太極》有一副題,很值得細味,就是出於《道德經》的「兵強則滅、木強則折」,這或許可以解釋了于正雖在比武上勝出,但整個人卻被擊倒的原因。

張可堅說:「所謂『人怕出名豬怕肥』,我們通常說大樹被吹倒,但不曾聽到草被吹倒——草有柔韌度,不硬。太極就是講求這種柔韌度,如太極推手,就是互相推的……從這個角度看太極,人生應該怎樣呢? 我們要做到捨己從人,不要以為『強』就是好。」

背負「殺人」重擔的于正,失去鬥心,不想再與人比試,有歸隱之心。「這時他開始接近太極,但又過於保守了……」歐錦棠的見解是:「我採取接近儒家的思想解釋太極。它的標誌不打橫也不打直,而是個S字形。」

這個「S字形」代表着不偏不倚,是一個「動」。太極是不停地動的,不動的就不是太極。當太極的兩邊都在動時,卻沒有不協調,在「你推我讓」、「你進我退」間追求和諧。「這可以與中庸之道相結合。完全保守不可以,完全進取卻又太極端,以儒家學說來解釋,對立身處世均無好處。」而未懂中庸之道的于正,真正的出路,就只有等到真正釋懷的時候,可以放下擔子,隨心而為。

獨特武術美學 怎樣欣賞?

身兼演員與武術指導的歐錦棠指出,一齣以武術為主調的戲劇,當配合舞台上的獨特美感與角度,武術的真貌及格鬥得到一種新嘗試的演繹,這是各位觀眾可以細心留意的地方。

-- 以上內容來自2006年10月20日 明報 D7 --

>>錦棠作品 - 哲拳太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