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團不滿藝發局資助爛尾纍纍

今年《施政報告》着意扶植本地藝術家,但負責撥款資助本地藝術計畫的藝發局,卻被指多年來審批混亂,無力評估申請個案的可能性,致爛尾個案纍纍,除浪費資源外,更要額外聘請律師追討,對藝術界造成雙重損失。藝團促局方改善評審質素及加強溝通工作。

記者 趙燕萍

參與藝術工作多年的歐錦棠,多年來申請藝發局的「電影及藝術媒體」資助計畫均落空,他直言眼看着很多藝術工作者申請了資助卻拍不成,有些又未能廣泛流通,甚至無發行,就是成功個案在何處可看到亦無人知曉,令人非常氣憤。

剝削其他人的機會

「據我所知,有人申請了十幾萬,完成後卻無從公開,工作人員最大的報酬只是得到一盒錄影帶;也有人批了錢後,甚麽也拍不出來,浪費了好多資源,亦間接剝削了其他藝術工作者受資助的機會,我好懷疑審批的人到底有無能力評估個案的可行性。」

他更質疑藝發局只着重計畫書是否包裝華麗,只要寫得美輪美奐便會批錢,並未顧及申請人的經驗及計畫的實際可行性,以致「爛尾」纍纍。

藝發局目前除了透過「三年資助」及「一年資助」計畫支持本地藝團發展外,還設有「中介計畫」及「計畫資助」,協助藝術工作者及藝團進行各項藝術活動。以最多藝術工作者申請的「計畫資助」為例,〇三/ 〇四年度,該局共處理了四百八十二項申請,獲資助的有一百卅三項,當中包括演出、展覽、出版、文化交流、錄像、推廣等項目,全部計畫總資助額達六千九百多萬元。

45個案 十宗無法追討

據該局回覆本報的資料,九九年至今,因無法完成作品而被凍結資助的個案達四十五個。根據資助條款,若申請人無法完成項目,需按未完成比例退回部分撥款。惟當局最終成功追回的只有三十五宗,其餘十宗至今仍未追回,有些更已失去聯絡,無法追討。

這些爛尾個案,包括出版、文學項目、當中又以電影及戲劇居多。藝發局指爛尾原因不一,例如預約不到場地、或逾時未能提交報告,但發言人以私隱條例為由拒絕透露個案詳情及所涉金額。

該局強調已有既定流程監察計畫進度,由於不想對爛尾個案「趕盡殺絕」,故會按實際情況給予寬限期,如計畫最終仍無法完成,該局才發信要求申請人歸還撥款,若申請人拒絕,便會訴諸法律追討,並將該申請人列入凍結名單,直至清還欠款為止。

該局又指,所有審批員都是資深藝術工作者。每次審批,都由不同成員負責,確保與申請者不存在利益衝突。在審批過程中,會一併考慮申請計畫的內容,以及申請者履行計畫的往績。對於有申請人認為評審方法不夠客觀審慎,該局則回應:「藝術評核工作很難,不能如選擇題般篩選。」

擴評審層 加強溝通

不過,有藝團卻認為藝發局對獲資助的計畫胎死腹中責無旁貸。進念二十面體藝術總監榮念曾指出,藝術資助的審批重點,除了作品的創意,還有技術及行政方面的考慮,如所需資金、運作時間是否合理,與社會發展有否互動等。但現時的評審只是資深義工,從未接受理性評審的訓練。

另外,他指評審全是本地人,加上本地藝術圈子狹小,評審與申請人大多相識,容易將個人價值觀加諸其中,建議將評審層面擴至地區性如星、台、北京等地都有代表,提高視野。

「外國的藝術發展機構,會有專家替申請人分析如何分配資金,兩者猶如夥伴關係,但藝發局卻甚少與申請人溝通。」他認為,如藝發局覺得無暇兼顧溝通工作,可透過中介組織,如由藝發局外判資源予藝術中心,批出撥款予申請人。

-- 以上内容來自2005年2月18日 星島日報-城市脈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