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大俠與譚嗣同的關係 《大刀王五》不統一

看了話劇《大刀王五》,覺得做江湖大俠其實不大過癮,劇中王五很忠義,又尊重讀書人譚嗣同,卻又常被譚嗣同的政見與書包弄得糊裏糊塗,簡直欺他讀書少。結果王五很義氣地為譚嗣同賣命,但似乎一直不大明白譚嗣同到底做什麽。

我不喜歡《大刀王五》那種「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的意味,弄得勞力的王五,簡直被知識精英譚嗣同利用了,顯不出草根大俠的獨立豪情。而且此劇主要是對白多多的文藝話劇,江湖武藝感不強,在近年晚清背景的歷史話劇中,吸引力不及《德齡與慈禧》,亦比不上兩齣胡雪巖話劇(其中《親愛的,胡雪巖》,亦由本劇的潘惠森所編)。

同情低層勞力人士

可以看出,《大刀王五》的劇情構思,對勞心者與勞力者的關係有些諷刺,同情樸實的下層勞力人士,因此以民間大俠王五及他愛護的從良妓女賽小青為主角。另一江湖好漢「通臂猿」,胡七更爲魯直豪爽,經常責駡譚嗣同理論多多,既要反腐敗政權,又要保皇忠君,終於譚嗣同維新失敗,又轉爲贊成革命,要做烈士,總之變來變去,都被這個知識精英「講晒」。

然而編劇潘惠森和導演張可堅並未確定此劇立場,亦未統一風格,實際上對譚嗣同也很讚揚,同時在短小篇幅內涉及太複雜的歷史動亂,就只能講多過做,具體描寫不足。

舞台兩旁不斷用字幕顯示西太后的語錄(西太后沒有出現),更花多眼亂。其實譚嗣同決定捨身就義時道出著名絕命詩:「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負杜根。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及與妻子訣別之信,更應該加上字幕,因爲觀衆對這些詩文未必聼得清楚。

潘惠森今次在正統歷史劇也加入一些他拿手的荒誕感,例如「關公不是漢人」的怪論。最突出是太平天國遺孀發現「死後才有天國」,怪雞而悲痛。不過正如前述,全劇風格不大統一,整體不是荒謬劇。

我對舞台上加插的武打亦感興趣,可惜雖有設計,執行得不大好,大刀的道具很失真,又軟又薄,香港舞台劇實應加強武藝方面。順帶一提,大刀王五和譚嗣同的義氣友情,早已拍過電影,包括一九九三年洪金寳導演的《一刀傾情》,但失收,令監製羅維虧蝕甚大。

潘惠森再玩怪論

此外,據説王五在八國聯軍攻陷北京時,為救慘遭淫辱的婦女而被亂兵開槍打死,還被梟首示衆,由霍元甲與劉鶚(《老殘遊記》作者)連夜盜回其頭,合體埋葬。這話劇沒有提及。

石琪

-- 以上內容來自2001年12月19日 明報-影話 --

>>錦棠作品 - 大刀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