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錦棠拍非一般李小龍電影

崇拜李小龍的藝人,豈止歐錦棠一個,要將一代武星Bruce Lee生平軼事拍成電影,亦非由歐錦棠創先河,但我預計他會拍得逼真投入,神韻活現,無他,因為李小龍的招積與好勝本色,阿棠都一應俱全,就憑着對偶像的熱愛與信念,導致他要學功夫,要投身演藝行業,進而拍成描述李小龍內心世界的實驗電影——《一九五九某日某》……

「一九五九」這個年份,相信很多年輕朋友仍未出世,當年只有十八嵗的李小龍隻身赴美攻讀,在他離港前的某日,小龍對於踏入人生轉捩點的廿四小時內百感交集,講到底原來他並不開心。

歐錦棠耐心地給我講戲經,我沒有問他當年已出世沒有,而個中資料,倒是花過功夫搜羅,阿棠除了翻看舊片《人海孤鴻》,向認識小龍的朋友查詢外,Bruce胞弟李振輝向李小龍會提供資料參考。由構思、編劇、執導到擔綱演出,歐錦棠共用了整年心血、花了十八萬資金,已不計「拍膊頭」找免費「串星」欠下的人情債,債主包括:張文慈、黎思嘉、李潤祺、徐廣材,還有老婆萬斯敏,還找來詠春大師葉問兒子葉準,扮他父親,演得傳神。

「那個年代是飛仔年代,李小龍是『死飛仔』一名,在戯中,他不是英雄,還帶有『爛癱』性格,他喜歡扮嘢,實際並非咁好打,他是蠻有人性的一個人,甚至拒絕成長,我是以感性角度拍他真正感受。」

更概括而言,阿棠是要拍一部「非一般李小龍電影」,也非一味標榜偶像的尚武精神,只想道出主題——做人一定要有目標。

大抵太過投入未及抽身,正臨近煞科前幾日,阿棠有股莫名的失落感湧上心頭,大大個男人淚難抑止,我笑他未及收干淚水,所以同期趕拍《我來自潮州》之時感情分外充沛,淚源不絕。

至於阿棠拍李小龍值幾多分? 他自己不敢評分,畢竟模仿別人難有準則,他只要求自己盡力做到最好。說是為奧比斯眼科飛行醫院籌款義映,但籌款也要賣票(每票五十元),阿棠坦言壓力好大,《一九五九某日某》在本月廿三日(周日)下午二時開始假會展中心播五場,如果反應理想,會加映一場。

演而優則導是阿棠的理想,踏出這艱辛的第一步,他已為下一套影片着手部署,會是三部故事組成,要找機構投資,自問是負擔不來。

信奉基督教的歐錦棠並不迷信,他不認為今次拍《李小龍傳奇》的題材是受到某些力量驅使,甚至他連開鏡也沒有拜神。「不過,拍此片時確是很順利,同組的都說:『龍哥幫你!』能夠實現做導演的心願,我很高興,再辛苦也值得!」

-- 以上內容來自1997年11月21日 文匯報 --

>>錦棠作品 - 1959某日某<<